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魏琛x你】真的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Glassy sky:

♠脸滚键盘无数圈的产物
♠最近良心发现终于不发刀了
♠给 @一支钗子 的礼物
♠不要翻车
♠无比痛苦又绝望地开婴儿车
♠不给小红心就是嫖了不给钱!(并不是)


给钗子的礼物

【魏琛x你】不就是看个自拍我还哄不了你了?

Glassy sky:

🌸 @一支钗子 的点文


🌸关于看见男票在看别的女孩子自拍的送命题


🌸老魏的专属解决方法


🌸试图转型的五毒老祖


       你发誓,你只是想吓一下他,在他露出“又是你”的表情后和往常一样扑过去趴到他背上,双手搂住他脖子不撒手,黏糊糊地撒着娇问他午饭吃什么。


       然而背对着你、正在玩手机的魏琛,顺手做了件不得了的事情。


       他的手机屏幕上正在加载一张大图,画面清晰后,你清楚地看见了肤白貌美36D妹子的自拍。


       哼,你有些不忿,轻手轻脚地凑近他,用你能控制的、最阴森的语气在他耳边说:“魏琛先生,请问你在干嘛呢?”


       猝不及防地,魏琛被你吓了一跳,手一松,还没有退出查看图片的手机就这么掉了下去,那张高清自拍再一次闯进你的视野。魏琛嬉皮笑脸地回头,刚想不正经地贫嘴,看见你的冷漠脸后迅速反应过来:“没事,看看朋友圈。”


       “没事啊?没事让叶修给你加训啊。”你撇嘴,“天天和我说忙,现在又这么闲了?”


       “哪有啊,只是偶尔有一点点时间,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自从方锐因为这句话被火到做成表情包后,他和叶修私底下也经常这么说,但总被嘲笑说他的眼神丝毫没有诚意,看起来像猥琐大叔正在伸出咸猪手。


       一向被说猥琐,他早就无所谓了,只是此情此景让他开始真的担心自己的眼神:可别啊,真像那就哄不好了。


       怎么就这么巧,顺手看个图都能被你现场抓包。魏琛觉得自己有点背。


       “嫉妒使我丑陋。”你恨恨的去捏他脸,“你就是喜欢大胸的漂亮妹子,不准解释!”


       我脑子被板砖拍了才不解释……魏琛心想,然后开始丝毫不脸红地一通吹,说得天花乱坠:“我老婆温柔善良机智漂亮是电是光是唯一的大宝贝,我绝对不可能……”


       “我不听我不听!”你干脆耍起赖来,“你就是看人家有胸!嫌弃我!”说着还悄悄睨视了一眼魏琛,看到他凝固的表情后,更加放心大胆:“不然你干嘛去看别的女孩子嘛!”


       “真的没有啊!我对天发誓!”魏琛很是配合,一本正经地竖起了手指,“以荣耀之神的名义。”


       “是吗?我深感怀疑啊。”你说着,抱起枕头坐在他对面,“小白兔一样的大胸妹子,不就是你们这些老司机的爱好吗?”


       捕捉到“你们”一词的魏琛强忍着跑去揍不知道和你说过些什么的方锐和叶修一顿的冲动,略一思索,眼珠转了转:“什么别的小白兔,我喜欢大白兔。”


       于是话题又回到了原点。


       “老魏你伤害了我!我就知道你是说我欧派小!”你都有些诧异,在哄你这件事上已经是轻车熟路的老司机魏琛居然会打这样一手烂牌,真不怕你闹?


       “不啊,我是喜欢大白兔。”魏琛的表情相当轻松,完全没有想哄哄你的意思,还带着痞痞的坏笑,“但是最爱小白兔了。”


       没有领会他的弦外之音,你瞟了他一眼,保持之前就有的疑问语气继续闹腾:“小白兔有什么好的呢?”


       魏琛大笑,把你抱到他腿上坐稳,双臂拢住你纤细的腰身,嘴唇贴在你的耳边以低沉的声音道出其中机关,他温热气息拂在薄薄的皮肤上,引起你一阵瑟缩:


       “因为小兔子乖乖。”


------------------------------------------------分割线


没懂吗?没懂和我一起唱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 快点开开~我要进来



 


后排广告,来一口草莓酱吗

[魏琛x你]在喜欢的人面前会变聪明

Glassy sky:

♧谁说在喜欢的人面前会变笨
♧部分梗来自知乎,有私设
♧摸个小段子,ooc


      魏琛总是这样,坐没坐相,躺着也不好好躺,在床上打个手游也趴得很骚气,还摇头晃脑的,嘴里不知道在哼什么。


      你推门而入时,他迅速瞟了一眼,然后低下头去,手上动作不停:“来了?”


      你扁扁嘴,拽得和二五八万一样走过去,低头看看自己下身,再用手指戳了戳魏琛的脸:“老魏,你的小祖宗裤子有点皱了。”


      “啊?皱了?等会儿给你拉一下。”魏琛的口气好像在说“多大点事儿”一样。


      正当魏琛腾出一只手准备去拉时,猛然发现你眼神不对,惊觉事情没这么简单,手都停在了半空中,屏幕几乎瞬间就变成了灰色。


      但魏琛没时间管手游,开始了每日必做运动——猜猜小祖宗想干什么:衣服上有褶皱,本来自己拉拉就行了,为什么要特意告诉他?本来以他的推断肯定是你想引起他注意撒个娇什么的。但是你到现在也还没有说话,肯定不是想这样,那是想干什么呢?


      灵机一动的魏琛赶紧改口说:“下午我们去逛街。”


      按照他严密的逻辑,最近他忙,没什么时间陪你,好不容易歇下来又在这里打手游……所以你肯定是想让他陪陪你,就找了这么个理由让他和你出去买东西。


      正想感叹真是太妙了的魏琛发现你依然没接话,心里开始打鼓了。


      没反应……?这说明他没说到点子上。是想现在就去买新衣服吗?不对,这都十一点多了,要是出去吃饭你肯定十点左右就会告诉他,所以今天中午在家里吃饭,也就是说,马上要开饭了。


      你牢牢地盯着他,让他心里有点发毛:看样子是大事啊,但是最近自己什么也没干啊?


      不是让他想褶皱的结果,然后去解决,难道你是想让他想到褶皱的原因,然后去……


      等等!魏琛感到自己的世界像是打开了名侦探柯南里面的那道门,瞬间亮堂。终于反应过来的他一拍大腿:“小祖宗!你瘦了!”




——————————————————
我就是很喜欢老魏宠着我呀∠( ᐛ 」∠)_
各位读者爸爸们,我期中考推迟到下星期了,复健又要晚点了(土下座)
所以先来摸个段子证明自己一定会写

[魏琛x你]原谅一下傻傻的直男啦

Glassy sky:

♧绿茶梗
♧直男们容易反应迟钝
♧但他还是只爱你呀
♧ooc我的锅
————————————————————


      又是她。


      数不清是第几次了,也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巧合,总是在不想看见她的地方看见。


      准确地说,不是她,是她和魏琛。


      娇嗲意味明显的声音,真是让人很难忽略。


      问魏琛要不要帮忙带饭,缠着魏琛带她下本,能见到魏琛的下雨天永远没带伞,对你又是那么友善。那句伴随她艳羡目光的“老魏对你真好,要是我也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不知道当着魏琛的面说了多少次。


      昨天连你和魏琛在兴欣边上的饭店吃饭也能偶遇,不请自坐。饭毕,魏琛出去打电话,你礼貌地问她要不要去洗手,得到了她否定的回答,却在魏琛回来后一句相同的客套话把她带去了洗手间。


      她浅笑盈盈地和魏琛回来,魏琛拿着手机,时不时地回一句。这时,所有你想从记忆中删除的所有画面都在你眼前反复放映,像一桶油一样点燃了你的怒火。最终你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刚刚叫你去洗手干嘛不去呀”后借口有事离开了。


      准确地说,是离开了H市。


      回到G市的家,母亲笑问你怎么突然回来,招呼也不打。你一愣,然后撒娇道:“想你呀,想妈妈回家不行吗?”

      母亲笑笑,说当然可以。


      你垂眸的瞬间,没有看到她笑着摇了摇头。


      你也不知道打算在这里留多久,但暂时不想回H市,至少这里没有那么多让人心烦意乱的事情,日子相当平静。


      除了魏琛每天给你打十几个电话、微信微博QQ消息轰炸以外。


      你不咸不淡地回复:我很安全。


      魏琛再问你在哪里,没有了下文。


      关掉手机,你把自己交给了锅碗瓢盆。在家里给年迈的父母做饭,享天伦之乐,无惊无吓,这样的生活本来也很好,却总感觉少了什么。


      没出息。你暗骂自己,才离开了他多久,就想他。何况想什么呢?想他总是被缠着还无动于衷吗?


      也许他还觉得自己小气又不懂事呢。


      晚上,你在已经有些陌生的被窝里默默想着,委屈得有些鼻酸。


      第二天早上你睡晚了些,就点了外卖。刚洗完脸,你就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你急急地跑去开门,正纳闷怎么会这么快,却在门打开的瞬间不动了。


      门外是风尘仆仆的魏琛。


      几天不见,他的黑眼圈重了一些,脸色也有些疲惫,看见你后,他似是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有点冰凉的手抚上你的脸颊:“总算找到你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还是口是心非地抓着他的手往下拉:“找我干什么?不是有别人吗?”


      他抹掉你已经流出的泪水,把你抱进怀里:“真是个小傻子,哪有别人,只有你。原谅一下老年人呗,痴呆了,什么都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什么?”你埋在他的胸膛上,声音闷闷的。


      “没看出来她……算了,先不说这个,你先别哭了。”


      “我才没哭!老男人!”你愤愤地捶了他一拳,咬牙切齿地说。


      “谁说的。”魏琛温和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才不老,配你刚好。”


      你边笑边眨落眼泪,老牛吃嫩草,原来他是会在意这个的呀。


      “你凶我。”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但是你以后别吓我了,真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要不是妈告诉我你回家了,我都想报警。”


      “我不是告诉你我很安全吗……还报警,多大点事儿啊。”你嘟囔着。


      “哪里是小事。”他把下巴搁在你的发顶,“老婆没了要打光棍了,天大的事。”


      你还想再损他几句,他掏出了手机,划到了QQ界面在通讯录里翻找,嘴上说着:“给你看看我的诚意。”


      你凑过去,噗嗤一声笑了。


      那个之前你看了就烦还半夜三更找魏琛谈人生的头像,现在备注改成了“不保持距离就会让我小宝贝生气的人”。


——————————————
🙃不要问我为什么对绿茶招数这么熟练,这里面有真人真事。吃饭上洗手间那个解释一下,绿茶只是为了让老魏觉得女主不友善故意冷落她,洗个手都不和她一起去。


∠( ᐛ 」∠)_直男看不出来这个是真的,大部分都是


(★>U<★)反正我还是老魏的小宝贝!

【魏琛x你】我来给你刮个胡子吧

Glassy sky:

♧依然是小甜饼
♧苏一苏我老公
♧ooc我的锅,欢迎意见和指正



      对于大多数人,睡醒后的第一件事大概是找手机。


      不过对于你不是,这是你第二件事。第一件事是找魏琛。


      伸出左手,只摸到了还留着一些体温余热的被子和床单。你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拿过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迷迷糊糊地开机,联网,点开微信,你给魏琛发:魏叔叔你去哪里了呀


      魏琛倒是回得很快:洗手间,你也醒了?


      明知故问,你扁扁嘴,敲下一行字:你快点,我也要去刷牙洗脸了


      魏琛:我刮个胡子就好,很快的


      说起来,你好像没怎么看过他刮胡子。不出意外的话,他是起得比你早的,尤其是近年来他的生活习惯趋于早睡早起。


      你:等一下等一下,先别,我给你刮胡子


      魏琛:你能行?


      你:多简单啊,我一边口(防河蟹)交一边刮都可以


      你:不对!抠脚!


      隔着卧室门,你都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大笑。


      你气急败坏得睡意全无:还笑!要不是找你我怎么会打错字!


      魏琛:……好好好这锅我背,你我也背


      你:那你还不来背我?


      抓了两把头发起来,魏琛就推开了卧室门,你理直气壮地往他身上一挂:“快点快点,我手里的大刀,不是,剃须刀已经饥渴难耐。”


      魏琛对你的心血来潮有些不解。


      女孩子这种生物果然是不可捉摸的啊,魏琛心想你真是一会儿一个主意,嘴上应着:“好好好,怕了你。”


      嘻嘻,你就知道他会依着你的。洗漱完后你仰头看着他,踮脚摸了摸他硬硬的胡茬,嘴上取笑:“魏叔叔怎么这么油腻,胡子也不刮。”


      “所以小朋友你来帮叔叔刮胡子了是吗。”魏琛边找刮胡刀边应你。


      你再次把手伸出去,捏住他的下巴,指腹在上面轻轻刮过:“魏叔叔,你蹲下来一点好不好啊,我够不着。”


      魏琛低了低头,又很快放弃了,抽过一张纸擦干了台面上的水渍,把你抱上去坐稳了。


      你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抹剃须膏,脑海里浮现出他十来年前的样子。


      要说相貌,并没有多大变化,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30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谈不上衰老,反而更成熟稳重。比之从前,魏琛身上原有的一点青涩褪得一干二净,痞气也淡了很多,看了只觉得清爽干净,没有油腻感。


      他是蓝雨的第一任队长,却和第二任队长温和沉静的长相完全不同:棱角分明的轮廓,高眉骨,稍近的眼距,笑起来微有痞气。


      你正入神,他转过脸:“开始吧。”


      电动剃须刀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里分外明显,第一次动手,你有点无所适从,犹豫的瞬间,魏琛的大手已经包住了你的小手:“不是说可以口(防和谐)交作业吗?”


      你白了他一眼,把剃须刀轻轻地贴上了他的下巴,由他温暖的掌心带着移动。


      机器游走过的地方,都变得平整起来,你绕有兴趣地看着,仿佛很新鲜似的。魏琛被你这幅模样逗笑了你还浑然不觉,直到他突然拿开你的手,在额头上吻了吻,这才回过神来。


      “干嘛呀你。”你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惹得他又在你脸上捏了几把:“你不是知道了吗,还问。”


      “我才不知道呢。”你小声地嘟囔着,重新拿好剃须刀,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工作。


      很突兀地,微信的提示音响起。正用毛巾擦脸的魏琛说:“看一下是什么。”


      你开锁后,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


      “你确定要我念出来?”


      “是什么?”魏琛放下毛巾,凑到你身边,看到屏幕的瞬间也沉默了。


      方锐:老魏,等会儿来大保健呗!
————————
lo主拒绝描写后续老魏是怎样用暴力以及非暴力胁迫叫点心好好说话,见面就见面不要随便嘴贱
——————————————————
1.为什么女主是用左手摸,因为私设老魏睡女主左边,这样他侧着睡就比较方便抱住她(右手比较顺手吧,我觉得σ`∀´)σ)
2.关于老魏的相貌描写,参考了官图和关于面部美学资料。一般来讲眼距较近会感觉比较有神。
3.“抠脚”这个是真人真事,就是昨晚和 @一支钗子 聊天的时候我的输入法狠狠坑了我一把,我甩锅她就是那么回答的(骗子,她背不动我)。

【魏琛x你】给魏叔叔的一张大纸条

Glassy sky:

♠既有第一人称也有第二人称视角
♠说大纸条是因为……小纸条写不下这么多
♠私设女主是到自家楼下点外卖给魏琛的,纸条包好了塞在外卖袋子里
♠有ooc请指正


亲爱的魏叔叔:


       当你从塑料袋里把这个掏出来的时候,你应该已经饿了。兴你猜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给你?明明有微信QQ和微博还能打电话。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皮一下啊(理直气壮),不可以吗?


       我知道你肯定会说当然可以,你都依我。


       可就算你什么都依我,我也还是觉得你特别特别坏。


       魏叔叔你是真的坏,每天都欺负我,最近还没有时间陪我,但是只要你不坏到欺负我又不娶我,那我就不告诉别人你的真面目了。


       别不承认!就说最近的一次①,我来兴欣找你,你说你在训练室,但是我进去后发现只有你一个人在里面。


       好过分,有人进来了你还不松手,我没脸见人了!(气哭)


       我随口一说还能说出好多。比如你骗我(跟我说了马上睡觉可还是通宵了),不爱我(我问你我和叶修灵魂互换你必须捅死一个才能换回来的话那你捅谁你居然回答不出来),恐吓我(说不吃饭就不让我睡觉)。


       不要跟我争!你知道的,我永远都是对的!


       虽然你那么坏,作为被大叔拐骗的无知少女,我也还是很喜欢你呀。和你在一起,不管干什么,我都很喜欢。


       喜欢你回家的时候,我给你开门,扑到你身上让你抱住,然后亲亲我的额头,说一句“欢迎魏叔叔回家”。(当然,如果你敢说我重了那你就没命去拿冠军了)


       喜欢你跟我一起躺在沙发上,趁你给我剥瓜子的时候偷偷拿走你的烟又被你发现,然后跟我说不交出来就打我屁股。


       喜欢你捏捏我脸说你要出门了,让我在家里好好的,我点头,你跟我说“乖”。


       魏叔叔,你的大宝贝很喜欢跟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你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所以你今晚要不要回来吃个饭呀。


       最后问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张大纸条了吗?


      


以下是①处提到的故事出处


      进了训练室,你才觉得有些怪异: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呢?


      魏琛看你有些茫然的样子,抿了抿嘴向你招手:“过来啊。”


      你向他快步走过去,像是怕他那只一直没有放下的手在半空中举累了似的。午后的阳光明亮又温暖,魏琛微微颤动的睫毛下有一小片阴影,看起来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


      搭上他的一瞬间,他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大掌包裹着你相比之下纤细许多的手。比你稍高的体温笼罩了指尖,你垂下眼睛去看以极小幅度在运动着的眼珠,和上扬的嘴角。


      “怎么只有你一个啊?”你晃晃他的手。


      他没有回答你:“吃午饭了吗?”


      你点头:“嗯,叫我来干嘛。”


      闻言他松开了你的手,在你疑惑的瞬间站起来,双手环抱住你的腰身,把你抱上了电脑桌,垂首和你额头相抵。


      “到底要干嘛……”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做错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一点底气也没有。


      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只有以吻封缄。


      魏琛右手按住你的后脑勺不让你躲,左手箍住你的腰,嘴上的动作却很轻柔,一点点地含住唇瓣吮吸,舌头慢慢撬开你的牙关,伸进去兴风作浪。


      如果在家,即使是比这更突如其来的亲吻,你也会很快投入其中给予他回应,沉溺于此不闻他事。


      可这是在训练室啊!随时都会有人来的训练室啊!


      你用手拍打他的胸膛,示意他赶快停下来,魏琛却松开了你的腰,把你作乱的手按了下去,十指相扣地按回原位,比之前搂得还要紧。一副什么也不想听你说的样子。


      离开你的唇后,他又转战到额头,一点点地往下,蜻蜓点水地吻着。终于掌握话语权的你,蹬腿轻踢他,吐出的词句断断续续的:“你,你到底要干嘛!这是,这是训练室啊!被人看到了怎么……唔!”


      把你还未说出口的话咽下,魏琛几乎是咬着你耳朵,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不会有人的。”


      “不行!”你语气急得像是快哭了,眼睛也有些红,不知道是急的还是什么。


      “这么大反应?在这很有感觉?”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他松开了你的手,从上衣下摆摸了进去,接触到你腰身高热又细腻的皮肤时,轻喘了一口。


      “别这样……”不用照镜子你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肯定红得要滴血,如他所言,头脑兴奋得不行,恐惧和羞耻心却还是驱使着你负隅顽抗。


      不只是你,魏琛也是的,他本来只是想亲一下你,却被你这样紧张又害羞的神态撩到忘我,只知道遵循本能去触碰你,亲吻你,甚至是——


      “信不信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不行!听到这话你瞬间炸了毛,只想一脚踹开这个老流氓:“不信!”


      “是吗?”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向下半身冲,想也不想地就做了下一步动作,惹得你惊呼一声。


      本来他的膝盖在你的两膝盖之间,现在你明显感觉到腰身一凉,刚刚已经摸到你肋骨的手按在了膝盖处,往外拉开的动作吓得你呼吸一滞,你正要开口说什么,开门声让你猛地一下推开了他。


      魏琛并没有被推远,基本上还站在原地,若无其事地望向门口,然后看着莫凡面无表情地走到了离自己不太近的地方,拿走了一部手机。


      “啧。”他有些不满,手机偏偏掉在这里。


      你慌得不行,只想赶紧从桌子上下来,却被眼疾手快的魏琛看到,按住了膝盖动弹不得。


      门再度关上的时候,你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闭眼松了口气。一想到不知道莫凡看到了些什么,你就心烦意乱,竟然有些矫情地泪光闪闪。


      魏琛转头看见后,有些慌了,轻手轻脚地抱你下来,低头吻在眼角,生怕泪水夺眶而出似的:“别哭啊,是我不好。”


      “我才没哭呢,”你半是赌气半是撒娇地捶了他一下,“你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他略硬的胡茬蹭过你的脸颊,“为什么叫你来?”


      “嗯。”你靠在他怀里,闷闷地应了一声。


      “还能有什么,最近太忙没见过面,很想你,真的。今天你说要到附近玩,就想让你过来一下。”


      “哼,现在见过了,不想了?”


      魏琛一愣,故作凶狠地拍了一下你的屁股:“又皮,看今晚回去怎么收拾你。”


      这就皮了?你仰头,挑衅地看着他:“我还能更皮。”


      魏琛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被你手上的动作逼成了“嘶”这么个语气词。


      你无辜眨眨眼,隔着裤子揉捏他已经起了反应的地方,嘴上边说:“那我回家了哦,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