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叶修x你】礼貌得体的补偿 1

Glassy sky:

――标题名来自歌词,歌名《片羽时光》


――第一次写男你,有ooc请指正


――女主不傻白甜,不是温柔清纯那一挂,性格固执十分追求独立,有点老干部,不喜者请绕道


――私设女主是超一线品牌design(这牌子也是私设)的投资顾问,毕业于常春藤名校并在华尔街工作了一年多(看起来就和叶修不是一个世界的)


――结局未定,BE还是HE是个世纪难题
━━━━━━━━━━━

      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酒店睡个好觉顺带倒时差并推掉了聚餐,因为你要去看望那个几乎改变自己一生的导师。


      从的士上下车,迈向Z大门口,你的心里感慨万千:才过去五年左右,Z大变了好多。难怪以前的同学听说你要回来的时候笑你可能不认识路了。


      回忆永远是最难缠的东西,即使你在华尔街待了一年多,几乎被冷冰冰的数字和条文洗脑,但一到Z大门口,过去你曾切实经历的天真活泼的少女时代瞬间浮现且如潮水涌来。你记得每年临近暑假的时候,来H市吃西湖醋鱼的人摩肩接踵,而你也是尝鲜的一份子。每次吃完后跑回学校没命地赶论文,顺带围观在整个校园里都弥漫着考前的哀嚎的氛围中,还有多少作妖的求不挂手段,代表人物有在考六级的时候前排穿着印俞敏洪T-shirt的大兄弟,他不仅成功地引起了你和监考老师的注意,还在学校表白墙上火了一把。


       你还记得……一个人。


      应该也只是记得,你想。或许他已经不记得了,那些凉风习习的夜晚,美得令人窒息的西湖,静影沉璧。他拉着十八岁的你遛弯,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一些无聊的事情。不知不觉,月光都那么应景地透亮起来了。


       快要二十八岁的你,和那些已经隔了很远很远。


      登门拜访和你想象中完全不同,你以为会有科教片般的心灵鸡汤现场,但年纪渐长又喜好清闲的老师只和你简单寒暄几句就别无他话了。你本来想就感谢他“谢谢您当年的指点”展开长篇大论,结果被他一句“我说了什么?”堵到落荒而逃。


       搞什么,我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被老师几句话就怼回来了?闭上眼睛,那些伴随自己多年的数字又浮现出来,design今天的股票势头不错,要是这次活动成功了是不是能出现一个涨停板……职业病瞬间就发作,你赶紧掏出了黑莓看股票,甚至司机提醒你到了都没有发现。


       到了酒店,同事们兴致勃勃地拉着你要去吃“delicious Chinese food”,你翻了个白眼拒绝“I ate almost all the kinds of local foods when I was in University。”却未果,最后还是向大佬们低头了。


      等他们都进去而你最后进电梯的时候,你一边按下楼层按钮,一边问:“Don't you worry about our task?Ihave heard the word that xingxin refused several advertisement from other brands.”


       “Oh stop!Must you talk  about the work when we are having dinner?”和你关系最好的Lowell第一个抗议,并表示在刚来就要在饭桌上谈工作简直反人类,你表示边吃边谈是国情请入乡随俗。在嘴炮和小龙虾的交替占据下,两个小时过去了,你们回酒店的时候天都黑透了。


      明天……可能会见到叶修……有一个声音在你心里小小地回荡。


      “那又怎样。”你边关好房门边对着空气说。你面无表情,声音四平八稳地接近冷漠。你给自己心理暗示:首要工作是打响这次合作的第一炮,至于相逢尤恐是梦中这样的戏码,宪法第一百三十九条。


      “你心虚了。”那个声音不依不饶。


      “闭嘴,我没有。”你的脸色更加阴沉,和饭局上的谈笑风生判若两人。


      “是吗?”


      “是。”


      你强迫自己去思考兴欣之前拒绝了若干商业活动的理由是什么,说实话,非豪门战队这样做让你感到实在费解。大四后你基本上就没接触过荣耀,前几天恶补了一点但也只是聊胜于无。虽然说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是哪来那么多时间调查,公司只给了你一个月考察了接下来一年的投资方向,把钱投在兴欣身上到底值不值,你不能肯定。


      “你可以吗?”在关掉灯睡觉的前一秒,你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有什么不可以。”你在黑暗中合上了双眼。


      一夜无梦,或许是心理暗示起了作用,你并没有梦到叶修,也没有梦到十年前轮廓柔和、生活简单到只为考试奔忙的少女时代。甚至第二天你早起刷牙时,都心无杂念。


       陈果给你的第一印象让你感到很意外,在她这个年纪可以说清纯得过分。陈果对你们的印象是与之相反的意料之中:一水儿的精英扮相,男的西装领带女的高跟精妆。


      陈果与你们一行三人握了手,招呼你们坐下。开门见山地提出目的后,双方开始详谈,但越谈越谈不拢,最后,一直在旁听的你终于按捺不住了:“陈小姐,作为电竞圈的传奇级别人物,叶先生的价值可以说难以估量。如果您想让叶先生和商业活动划清界限,那么合作一定无法进行,我希望您能在这一点上做出让步。能与design合作的机会并不是俯拾即是。”


      “我知道。”陈果耐心地接话,“但是,我们总体希望找到愿意为荣耀牺牲部分利益的合作对象,过度商业化有违我们的初衷,也可能会对战队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战队成立的初衷就是荣耀,叶修本人已经经历过战队为了追求利益而倒下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都很谨慎。”


      负责洽谈的Lowell看了一眼你,你表面上风平浪静心理却在想:我就知道会这样。


      谈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谈出个结论,陈果执意要看具体策划,你们也执意要叶修配合商业活动,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低气压里你匆忙起身:“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心烦意乱地洗手、补妆,你都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你。


      直到你再次回去,你都没有发现。


      这次洽谈并不成功,Lowell的脸色有些不好,难搞的客户接触过不少,但鲜有要求减少商业宣传力度的。相比之下你看起来自然的多,你早就预料到了。陈果送你们出门时,你是最后一个走的,因为在同事们走出门时,你转身递给了她一个精致的小礼盒,并努力露出了真诚的微笑:“一点小意思而已。”


      陈果并没有当场打开,也回敬了一个微笑:“谢谢。”


      你下楼时,一个长相颇为秀气的男孩子拦住了你,陈果和你都是一愣。


       “一帆?”陈果面露疑色。只见那个秀气的男孩子有些不安地问你:“那个……请问可以加个微信吗?”


       你一转身就看到了陈果崩塌的面部表情,一帆?应该是那个乔一帆吧?这是什么,桃花运?迅速做出权衡,你很友好地笑着答应:“可以,不过我刚回国,还没有微信号,我现在申请。”低头看手机的你没有注意乔一帆和陈果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眼神交流,加好友后,乔一帆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谢谢。”


      真害羞。临走前你想道。


      你要是看到走后乔一帆把手机给了叶修,估计就要说真心脏了。

      你走后,陈果打开了那个小礼盒,并发出了一声惊叹。


      这并不是什么小意思。你特地向公司要来了design出的最新高定唇膏的特别版,一盒六只,全球限量五百套,实在价格不菲。而那个精致的小礼盒也让人理解了“买椟还珠”是怎么来的。陈果有些爱不释手地摸着,就连乔一帆刚刚的反常行为都忘了。


      陈果眉飞色舞地拉着苏沐橙问她喜欢什么色号并打算给唐柔一个惊喜的时候,叶修盯着手机里的微信界面,陷入沉思。某人今天穿的高跟鞋真高,不累吗?还有那个红得滴血的唇膏,好有压迫感,难道是他太直男审美?


      车上的Lowell闭眼,心累得不行:“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客户?那商演什么的没希望了?”


      “可以这么说,但是可以换一个方式。”


      “什么?”


      “今晚和制片人视频通话商量吧,策划书改改,我觉得能行。”


      “你是考察投资的……插手这个?”


      “反正你自己也搞不定,干嘛不让我试试?我比较了解他们。”


      “那好,晚上愿闻其详。”


🍺下一章礼貌得体的补偿2
――――――――――――
前情好长……叶修马上就要出现了,不知道我会不会写得狗血满天飞。


想看到小天使们的评论~写得不好,请包涵指正呀


女主送陈果唇膏这个情节最先看到是太太 @Celestine_SrSO4 写的,已经经太太同意用了,推荐看太太的那篇兴欣限定唇彩,女主是我喜欢的类型,炒鸡带感
     

评论

热度(99)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