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王杰希x你】一定要幸福

Glassy sky:

      南方暴雨,北方火炉。


      不到太阳下山基本没法出门,最近的天气让人食不下咽,这些日子你瘦了不止一点。


      回到家,被一片寂静笼罩,你倒有些心静自然凉的感觉。


      你静坐在客厅地板上,隐隐约约的汽笛声从敞开的窗子里钻进来。


      车水马龙的B市有它的热闹,微如尘埃的你有你的孤独。


      过去的一个月下班后你喜欢扒谱子,目前又新增一项跳舞。


      换上新买的、只在家里穿过的高跟鞋,最喜欢的裙子,闭上眼睛,跳完一曲又一曲。


      探戈,桑巴,四步,你都跳过。


      你想,要是取名字,就叫假装有舞伴系列。


      空旷寂静的时候,飘荡的音乐分外动听,和高跟鞋清脆的扣地声相得益彰,把孤独衬出了恬美的味道。


      今天你选的是一段四步舞曲,但是跳了四十步不到,你转头就看见了好久没见的人。


      王杰希没想到一进来会看见这个画面。


      你看见他,立刻关掉了音乐,有些发愣:“你怎么来了?”


      “我昨天和你打电话说过我今晚到。”王杰希一边换鞋一边说。


      有这么一回事吗?


      算了,你可不打算这么问。


      你蹲下去脱掉如黑色圆规般的高跟鞋,和他解释:“抱歉,忘了。”


      这算什么解释。


      王杰希语调沉沉:“没事,我先去洗澡。”


      “嗯。”高跟鞋敲上玄关鞋柜,发出清脆的声音。


      王杰希想开口说什么,终究欲言又止。


      “你吃了吗?”你知道他在看你,但懒癌发作不想仰头对视。


      “吃了。”


      卸妆换衣服后,你进了另一间房,虚掩上门,带好耳机,继续你没有扒完的谱子。


      所以,你也不知道王杰希从浴室出来后喊了你而你没有听到。


      你感觉到房间门被推开,是王杰希来了。


      你手下的笔没有停。


      废纸倚叠如山,都是小蝌蚪般的音符。王杰希从后面抚上你的脸,摘下你一只耳机,在他开口说话前你按下了暂停,但没拿掉另一只。


      “这么多,写了多久?”


      你略一思索,“四天。”


      才四天就有这么多,他暗暗吃惊:“对不起,最近太忙没陪你。”说着他另一只手向前探去,和你的右手十指相扣。


      你呼吸停了一拍,却只是垂下眼睛,并没有回应他。


      王杰希,你这样让我怎么写。


      “我知道。”你回答,等着王杰希放开你。


      王杰希似乎没有这个打算,低声哄你:“别生气。”


      “没。”你吐出一字。


      所以你能放手了吗,我才刚开始。


      “还说没有,”王杰希身体前倾环住了你,在你耳边呢喃“夏休的时候好好陪你,想去哪玩?嗯?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旧金山艺术宫吗?怎么样?”


      你怀疑你健忘了,对王杰希说的毫无印象。你有说过吗?


      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你不想影响到他,哪怕再小的事情。


      “到时候再说吧。”你放弃了写谱的打算,摘下另一只耳机,无声地叹气。没见他的时间不短,骤然和他这样亲密,你觉得有些不适应和尴尬。


      王杰希拉着你站起来,他比你高一些,你微微仰头,视线落在他挺拔的鼻梁上。


      你大概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果然,他低下头来,捧着你的脸吻了下去。


      你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呆呆地站着,被动地承受这个吻。


      我知道,我也早就接受了。你的思绪还停留在王杰希和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


      还不到时候,等这个赛季结束告诉他吧。


      王杰希很明显地感觉到你分心了,对着你的屁股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你的思绪被拉回来,投入了一些。


      和你的慢热不同,王杰希很快进入了状态,不一会儿你就发现他起了反应。


      王杰希得寸进尺地撩起你的睡裙,手指剥开内裤揉搓,你一个激灵,呜呜地说着什么。


      “嗯?”他放开了你的唇,在你的脸颊上啄吻,手上动作不停。


      “你……不累吗?”你嗫嚅着。


      “还好,我很想你。”王杰希说着又吻下去,断断续续地说:“真的,很想,你。”


      你只得闭上眼睛努力迎合他。


      一句“我也是”,你说不出口,怕鼻子变长。


      清理的时候,你只觉得累得快要昏过去。


      你没仔细想到底有多久没有见面了,总之王杰希似乎把以前的忍耐都集中在今晚爆发了出来,来来回回折腾了你好久,好像有用不完的热情和精力。


      有段时间没做过,身体无法抗拒这样的刺激,你湿得一塌糊涂,轻易地被挑起了兴致。


      再次躺上床的时候,王杰希不由分说地把你揽在了怀里,煽情地吻了吻你的脸颊。“我知道是我不好,别生气好吗。”


      到底还要你重复多少遍没有。


      你昏昏欲睡,含糊地答:“没生气,睡吧。”


      王杰希叹了口气,有很多话想说,又顾及你要睡,最终手掌覆上了你的手,闭上了眼睛。


      其实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其实也很陌生。


      不是感觉不到你的冷淡,但换成是哪个女孩子都要生气,你一再地否认,让他更笃定。


      但他也无能为力。


      扛起整个微草的重担,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明白。


      即使是魔术师,也没有魔法平衡你和微草。


      第二天早上醒来,王杰希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这种烂俗的桥段简直让他怀疑自己419了。


      王杰希顿时睡意全无:怎么回事,印象里你最喜欢睡懒觉了,仗着上课时间晚,王杰希都要出门了你还不起床。


      你已经走了,他这是睡到了几点?闹钟坏了?你怎么没有叫他。


      摸过手机一看,才刚过七点。


      这么早,你去哪了。


      然后王杰希看到了桌上的早餐,用手一摸,已经是温热。


      他折返开机,一条未读短信,很简短:早餐在桌上。


      他扫了一眼发送时间,6点多。


      他以前在早上接到的短信没有一条是在那个时间段发的,都是你半夜悄悄修仙的时候,比如三点多“杰西卡明天早上我要吃小笼包!我明天要睡懒觉!你最好了mua!”


      那时候你还是个大学生,挺喜欢撒娇,后来不了,他问你为什么,你回答说我又不是小孩子,难道你还真当爸爸上瘾了。


      沉浸在回忆里的王杰希突然发现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吃到你带的早餐,在一起三年有余,聚少离多,你又喜欢睡懒觉,只要他在都是他帮你带早餐。


      有这样的待遇,他觉得应该新鲜和高兴才是,只是为什么只觉得有不安和疑惑。


      你的作息,好像变了很多?


      为什么调整了作息?心血来潮?还是改了生活习惯?早上起那么早是要去晨跑?


      不想了,之后再问你吧。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把这件事甩在脑后。


      之后的日子,你关注着微草每场的战况,每天都会给他发短信,赢了就鼓励,输了就安慰,并让他不要有太大压力。同时还非常体贴地表示为方便起见就不要回来了,不要在路上浪费时间。


      他总算稍微放下心。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激烈拼杀后,微草拿到了第二个冠军,那一刻满场欢呼热烈的气氛几乎要掀起天花板。


      他满怀喜悦地打开手机,有两条未读。


      第一条是意料之中的祝贺:“了不起的魔术师,恭喜夺冠。”
      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我们分手吧,不要来找我。”


      一瞬间如堕冰窖。


      王杰希立刻拨了过去,却是冰冷的忙音。


      再打,忙音,再打,还是忙音。


      现场一片嘈杂,但已经有人发现他的不对劲了。


      冠军队队长,你这是什么表情?


      王杰希没空管那么多,打了几遍后,他有种不祥的预感,现在再不去找你,就找不到你了。


      也许你还在收拾东西,也许你因为交通拥堵还没走远。


      距离庆功宴还有几个小时,他跳上了车。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开车开得这么风风火火,但B市一如既往地凭借堵得让人想上天的交通让他忍不住爆了粗。


      辗转抵达,发现还是晚了一步。


      人去楼空。


      你把自己来过的痕迹清理得很干净,拖鞋,牙刷,杯子,毛巾这些琐碎的生活用品你一个也没有漏掉。


      你只给王杰希留了一张字条,字条旁边是几杳钱,分别用便利贴说明:房租、水电、礼物。王杰希拿过字条,上面的笔迹清秀内敛,上面写着:


      把早上的闹钟换成响铃。


      咖啡在柜子里。


      睡觉的时候客厅大灯开LED档,不算亮。


      继续加油,我和千万人都相信微草。


      我知道,之后你一定能好好生活,我并不担心。


      谢谢你。


      你走的时候关了窗,室内安静得可以听见一根针落地。王杰希清楚地听见了读完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自己的深呼吸。


      王杰希缓缓地地坐在沙发上,用手捂住了脸。


      这个结果好像并不是偶然。


      现在他相信你之前是真的不生气了。


      因为你根本没有对他抱有什么期待。


      想想原因,就他自己也觉得可笑,谈恋爱,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情是忍受孤独。


      此刻他发现,这屋子的隔音效果真的很好,闭上眼就仿佛置身沙漠。


      偶有声响,也只让人觉得恐怖的沙漠,万籁此俱寂的地方。


      不知道你已经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傍晚,多少个比这更寂静的夜晚。


      王杰希拿出手机,联系人滑动到你的名字,仍想做垂死挣扎。


      “回来吧……别吓我了……是不是想恶作剧玩……你都多大了……”


      王杰希对着意料之中的忙音说完了这几句话。


      他轻轻地按下了挂断,手指误触到了什么地方,出现了你们的通话记录。


      好少,半年以来差不多十次,而且只有一通是你打过来的。


      他知道,没有重要的事情你不会给他打电话。你理解他,他一直很忙,你也一直很懂事。


      只是他不知道还有一个原因,你也怕你满怀期待地打过去换来一句“我在忙”的回答。


      干燥炎热的夏天,王杰希觉得自己被泼了一桶冰水,从头凉到脚。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你发现了比夜空中最亮的星更美的烟花。


      你仰起头看烟花炸开,如释重负地笑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或许于王杰希而言,他更应该是那个放下重负的人。


      你早该知道的,他其实没那么多精力再负担所有感情中变数最多的爱情。


      王杰希,其实你不需要我这个负担,而我也不需要你这个……


      什么呢,王杰希对你来说是什么呢。


      不重要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你想起小资圣母萨冈说过那句话:“爱情是奢侈品,有最好,没有也能活。”


【一切都会结束,像走过的夜路】


【曾让人想哭,总叫人无助】


【还不清楚,就让自己想清楚】


【还是想哭,就让自己大声地哭】


【一定要幸福,你吃过太多苦】


【在此刻终于可以满足】


      王杰希,即使放弃魔术师打法,你也是最了不起的魔术师。


      这个冠军,你实至名归。


      了不起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王杰希,你一定要幸福,幸福地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
最后那段是歌词,歌名《一定要幸福》
女主分手的理由是总晾着她都习惯了做单身狗,不如真的做单身狗。
小天使们都要强行HE的话……我看我能不能憋出来……
至于老王说的那几句话女主没印象是因为她真的忘了。
王太太们不要打我!这篇我都没敢在生贺发!

评论

热度(197)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