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叶修x你】礼貌得体的补偿4

Glassy sky:

这篇写得简直不能看,不要打我就行。
我现在迷上了BE怎么办……
叶修好难把握……ooc什么的我尽力了……
那些写叶修超好的太太我给你们跪下!
――――――――――
☀上一章礼貌得体的补偿3


      广告首播的成效未知,但料想不会太差。那天隔着屏幕你都能看感受到荣耀粉的狂热,从演播室出来,你们第一件事都是拿出手机打电话,瞬间一片嘈杂。


      这仅仅是个开始。


      “这几天控制好热搜和头条,不要掉下来。”


      “播放周期确定了,等一下发给你。”


      “试试,和纽交所的要求差距不大。”


      “明天再说,这边在收尾。”


      “不知道,看负责人是谁。”


      这就是你们这种人的生活,隐匿在屏幕之后,悄无声息地掀起波澜。


      筋疲力尽地回到酒店,刚躺下就接到了陈果的电话,她执意明天请你吃午饭,你推辞不了答应了。她说自己说不清地点,让你去兴欣二楼找她,她带你去。


      在杭州待了半辈子了说不清一个饭店在哪?要不是不熟你真想说一句你最好记得带脑子去。

      第二天上楼后,你并没有看到陈果,只看到在兴欣里你最熟悉的身影。


      今天少见的不懒散,而且居然没在抽烟。


      看到他的瞬间你就转头搜寻陈果,却突然觉得手上一热。


      叶修什么都没有说,拉起你就走,进了某一间房后,关门,反锁,动作一气呵成。


      “干什么?抢劫?”你质问他。


      “不是,不过也算,劫色。”


      ……


      “我还有事,不陪你玩。”你一巴掌拍开叶修就往门那边走,这人怎么这么无聊?


      “那通电话是我让她打的。”


      你停了一下。


      “所以?你什么意思?”说完你作势又要迈步,压根不想听下文。


      “别走。”叶修从后面急切地抱住你,生怕你不见了似的。


      你没有用力地挣脱这个怀抱,斜斜地向后飞了一眼,语气平静得像是一块石头抱住了自己:“叶修,你这是干什么。”


      叶修没有回答,略微收紧了手臂,轻轻地吻上你的脸,在你的耳边叹气:“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狠心。这几天除了公事一句话也不跟我说。”


      “你难道是第一天认识我?”你四两拨千斤,“还有,谁说一句话都没有?乔一帆的微信不是你在用?少装了。”


      叶修一点都没有惊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只是没有章法地继续漫谈:“走这么久,这么远,时差都有13个小时。你多好啊,没事的时候可以唱歌跳舞弹琴辩论,你什么都会,我不玩荣耀的时候就只能想你,知道我多难受吗。”


      “知道你回来了,我挺高兴的,没想到你这么冷,不理我,不理沐橙,也懒得理小乔和老板娘。”


      “你怎么这样。”


      叶修带着委屈的口气听起来竟然有点像怨妇。


      你失笑,没想到你是这种荣耀教科书。


      “我一直这样,我就是不想理你,怎么?不服憋着。”


      “以前是我不好,生气你骂我,别不理我。”


      “叶修,没有的事。还有,你一天不玩荣耀不睡觉吃饭的时间能有一小时么,少骗我。”你说着就开始挣脱。


      “别生气。”你感到叶修顺着你把手上的力道放松了许多,拉着你转过身,正面搂住你,直视你的眼睛,无比真诚:“以前是我不好,太冷落你了,现在我已经退役了,我把下半辈子都用来补偿你,好不好?”


      你直视他,口气生硬:“不好,我现在很忙,比你以前忙多了,没空理你。”


      “没事,我可以等,以前是你,现在换我了。”


      “你等不起,也不值得。”你的口气骤然轻蔑起来,眼角眉梢都是不屑:“我至少要在美国待到35岁才会考虑回国,好不容易拿到了绿卡,即使回国我也不一定愿意改国籍。还有一点,你听清楚了,我不想生孩子,这件事情,绝对没得商量。”


      你的轻蔑并非针对叶修,而是针对你印象中的任何中国男人。你是走四方的坏女孩,你不会容忍自己被困在一个小房子里做贤妻良母,否则那就不是你。


      你刻意说话句句带刺,看叶修的眼神不言而喻:叶修,你给我知难而退。


      只是荣耀教科书不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他只知道见招拆招。


      叶修揉揉你柔软的发顶:“这算什么,我理解你,当初我也是离家出走打荣耀,怎么会不懂。至于孩子,反正还有叶秋,不要就不要吧。”


      “我知道你不喜欢那种生活,我也不舍得让你受那样的委屈,老鹰是不能被关在笼子里的。”


      他看见你眼里的坚冰融化了一些,傲慢的神态也渐渐消失,轻抚你的脸颊:“你给我多少拒绝的理由,我就给你多少解决的方法。”


      明媚的阳光从玻璃中穿行进来,整个房间里暖融融的,让这一幕温馨得让人想流泪。


      你只是沉默。


      忽然,叶修笑了:“你前几天碰上陶轩了是不是?”


      “是,怎么了?”话题转变得让你莫名其妙。


      “听说你可没给他好脸色看,他刚准备和你握手你就拿了个黑屏的手机说不好意思接个电话,然后就没理他了。”


      “哦,这个啊,谁那么多嘴。”你翻了个白眼,于公于私,你和陶轩不需要也不想来往,所以就一点面子也没给,“我就看他不顺眼,怎么,叶队念旧了,要教训我?”


      叶修看你那个就差把嫌弃两个字写在脸上的样子温柔地笑了,嘴上好言好语地顺着你:“哪能啊,念旧也是对你啊,荣耀都没这个待遇,荣耀更新一万次我都不会想以前那版的。”


      “那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啊。”你不知道你已经撒上娇了。


      “戳穿你,你不是挺喜欢我的吗,还装。”你刚刚还这么说我,你现在也装上了。


      “谁说是因为这个了?”你瞬间冷下脸,“我不想理他,是因为他太蠢了,嘉世一手好牌被他打成那样,他毁了我容忍傻x的能力。”你选择性地屏蔽当年叶修对陶轩的不配合。


      “好好好,那就是我自恋过头了。”你说什么叶修就应什么,一刻不停地顺毛捊,这么久了,你脾气还是一点也没变。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叶修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他要用毕生的耐心抓住每一个机会。


      “真傻。”


      “说谁呢?你才傻。”你不满地反驳。


      “陶轩的事是他自己告诉我的,他问我和你什么关系。因为之前嘉世接到过一些莫名其妙的赞助,我第一次退役后就全都没有了。碰巧你是这么个工作,对他又是那样的态度,他就联想到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我以为你早把我忘了,谁知道你在美国还看着嘉世看着我。”


      “因为你傻,你没发现嘉世有那么蠢的运营管理但一直没倒台?这些都是我欠我爸的人情好吗。算了,你要发现得了那就不是你。”你没好气地说。


      “对,我是傻。我除了荣耀什么都不会。”


      你没接话,有点心烦意乱,这个小秘密被他知道,感觉很丢脸。


      你仰起头,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怎么了?”小祖宗你怎么好像又不高兴了……


      “饿。”你虎着脸说道,借陈果的名义把你骗来,还不让吃饭,你现在想打人。


      “我只会泡面……”叶修大脑有点当机。


      你抛给他一个嫌弃的白眼,推开他就走,光速开锁开门。


      五秒过后……


      “你去哪吃?等一下我!”


      所以到底谁傻。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和叶修吃完饭后,你就匆忙赶去了公司在杭州的分部,你可以料想接下来几天会有多忙,估计是接近狗带。


      一遍又一遍地分析数据,无休止地开会,打电话联系百来人,还得看着股票的情况,整整一个下午都处于高度紧张中,很多人,包括你在内,都忘了饭点。


      大概6:30的时候,一份外卖送到了你的手里,外卖单子的备注是:叶,晚上下班告诉我,用微信。


      你立刻打开了微信,发了一句:“谢谢。”没有看回复就火速关了。


      狼吞虎咽后,你又开始了忙碌。


      你们的办公地点是最嘈杂的,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打电话,每个人耳边都有对讲设备,方便交流。


      你很喜欢这种氛围,大家都在一刻不停地奔忙,没有人消遣,没有人懒散,一切只凭业绩说话。


      不知道叶修喜欢荣耀什么氛围,是青训营的成长,还是竞技场上的拼杀,还是粉丝营造出来的普天之下皆荣耀?


      不知不觉中,月色朦胧。


      你不是最后走的也不是最先走的,你走到大厅门口打开网络时,发现叶修在前面等你。


      你小步小步地跑过去,还没问什么叶修就抢先开了口:“穿高跟鞋跑不怕摔吗?”


      “哪有那么娇气。”你撇嘴,“你怎么在这等啊,你等了多久啊?”


      “没多久,一个小时左右吧,你们下班真晚。”叶修去牵你的手,却被你不动声色地躲开,他也不说什么,仍旧和颜悦色:“饿了吗?要不要吃夜宵?”


      “不要,长胖,我会嫌弃我自己的。”你一句话就堵死了可能的套路。


      “那好,回去赶紧睡吧,你太累了。”


      “好。”这么折腾你也实在是累了,冥冥中你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到了酒店门口,叶修抬头看了看天空,对你说:“今晚月色真美。”


      你当然知道夏目漱石,耸耸肩:“月色美不美看自己心情,同一轮月亮,李白喜欢举杯邀明月,杜甫可就只想到了未解忆长安。”


      鼓起勇气然而卖弄失败的叶修:“……”


      你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和叶修挥手告别。


      此刻叶修真有回炉重造自己好好学习的冲动,心想就不该玩文字游戏。


      突然,你转身小跑过来,神情严肃:“叶修,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商业活动到此为止,以后无论谁找你,无论开了什么条件,都不要答应。”


      叶修有些不解,你没有给他问下去的机会,郑重其事地嘱咐:“记住,一定不要。”


      “好,反正我也没什么兴趣。”


      看你再次一路小跑的背影,叶修微微皱眉:她究竟在想什么。


      束手无策。对于你叶修一直都是这种感觉。你和他的队员不一样,不是悉心指点就可以刷好感度的,而且很多事你轮不到他教导;你也不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好哄,一不高兴说起话就呛死人;想讨好你也难,口红香水包包你一个也不缺,那些让人少女心泛滥的东西你在少女时代都不感兴趣,更何况现在。


      荣耀教科书陷入了一个史上最难通关副本,boss好像免疫一切攻击。


      而且,他是不是该买个手机了。

      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仔细去想当初的分手了。


      理由烂俗而现实:不合适。你要去美国,他要留在国内,他忙你也不闲,既然如此,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到时候和网恋或者单身有什么区别?


      那时候的感情也出了问题,叶修越来越忙,你也和父母关于出国留学的问题周旋,折腾得筋疲力尽,两个人都烦躁,都不太懂表达感情,日渐冷淡。


      不如散了。


      你和叶修都早熟,没有像少男少女们一样分手后撕心裂肺借酒消愁什么的,生活轨迹一点不偏离,只是有一段时间看起来不太好惹,话变少了。


      你听说一个合格的前任,应该和死了一样。所以你没有找过他,因为不想遇见他,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完,拿了最重要的几件衣服就走了。


      你还是不太合格,在美国的那些年你委托父亲给嘉世一点赞助,你太清楚叶修的脾气,他不露脸就代表拒绝商业化,巅峰时期他可以用战绩顶住压力,但一旦出现状态下滑或者其它的变数,他在嘉世就待不下去了。


      谁知道你一语成谶。


      远在天边,你不知道嘉世内部的恩怨,只看到新闻说他状态下滑,后来又听说他退役。


      他的退役是你父亲通知你的,没错,就是通知,你和父亲说话不叫说话,叫命令、通知、商量以及讨论。


      “叶秋已经退役,不需要你操心了。别忘了你答应我什么,我不干涉你,但不是不管你。”


      “知道了,我说到做到。”


      当初开口求父亲可不可以帮帮嘉世的时候,你的父亲在短暂的沉默后就反问了你:“你和嘉世的人什么关系?”


      你没想瞒着:“嘉世队长是我前男友。”


      你父亲的脸色骤然风起云涌。


      你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我只是想让他好过点,我们也不是仇人。”


      父亲的声音很冷:“想不到我的女儿竟然会这样作贱自己。”


      话说得难听但是实话,分手了还悄悄关照前男友,不是贱是什么。


      “就这一次,我很少求你。”生疏冷硬的父女关系让你连一声“爸爸”也叫不出口。


      “也可以,但是,”作为谈判桌上的常客,他很擅长开条件,“你读完研究生不要回来,去美国工作,回国等你30岁再说。”


      你强忍下心头的怒气:“好。”


      之前父母一直希望你出国,你却说没有那个打算,留学是一回事,工作地点是另一回事。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对你这种不善交际的人来说就是灾难。


      在你当时的设想,叶修再过几年也要退役,那个时候你的工作也开始有起色,然后可以筹谋你们的事情,这样好像也不错。


      但父亲是什么人。


      那天父亲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能有今天,应该很清楚我不会害你。”


      “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让你失望过,不是吗?”


      后来你收到父亲的邮件,其中有一句是“你对叶秋的态度,就让我非常失望,让我怀疑你是否和那些庸俗的女人是同一种人。”


      你真想问一句,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但你不敢惹怒他,因为你不是和他谈条件,你是在求他。


      你也不可能用不去美国威胁他,他有多强硬你很清楚,而且这样对自己没有好处。


      果然,知女莫若父。


      他一直都很了解你,他有鹰的眼睛。


      他也对你说过:“你一个人会过得比结婚好,你不适合结婚。”

      这些你都没有告诉叶修,你并不把它当做炫耀你有多爱他的资本,这更像一道疤,提醒你不要再有下一次,你回想起来,甚至有羞耻感。


      傲气惯了,这样的低头、妥协、犯贱,于你而言根本就是黑历史。


      从小到大,印象中父亲就像最精密的器械,永不出错。他对你的每一句指导,里面所含的智慧足够你吮吸很久;他对你的评价很少但也从没有失误,比如你不怀疑自己不适合结婚这一点。


      孤身走己长路久了,别人给你亮盏灯你都觉得位置不对。


      今天叶修提起了一部分,要不是他态度足够真诚,没有自得的意思,你相信自己会让他闭嘴,要是他敢一脸贱样你绝对会甩一耳光。


      摆在你和叶修面前的阻碍,太多了。


      你翻了个身,只觉得路漫漫其修远兮,却不是上下而求索就能走到终点。


      电光火石之间,你知道今天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感觉是为什么了。


      就是那份外卖啊!叶修怎么会知道你还没有吃饭而且一时半会儿还不打算吃的的!他又没有千里眼!


      真是可怕的男人!

      你们一群人的车轮战已经初见成效,筛选出来几十个目标,其中一个是荣耀公司。


      你们开会时,前台接待悄悄在门口看PPT上的名单,你出去时都能听到有人在议论,说最大投资目标一定是荣耀公司,板上钉钉了。


      还有人说当初你就是为荣耀来到中国市场的,这次你是头号功臣,荣耀那边的人不知道会给你多少好处呢。


      同时荣耀的股票也不负他们所望地一路高歌猛进。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你心里在冷笑。


      So what?你们这群人都不置可否,面对看热闹的外行们保持沉默。


      你们谁都能看出来荣耀已经黔驴技穷了,只能靠卖情怀来蹭热度,只是你不想让荣耀就这么昙花一现。


      是时候为它找个靠山了。


      它要是颓了,第一个倒霉的是公司的人,第二个就是你了。

      荣耀总部。


      “我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希望您可以好好考虑,如果这些年来您没有觉得力不从心,那是因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荣耀已经不再是具有垄断地位的龙头老大了。”


      面对这样毫不客气的指出甚至于贬低,对方只是沉默。


      “另外,有一点我必须申明,此行我是来考察投资对象的,如果您拒绝被BX收购,那么我不会建议上司考虑贵公司。”


      直球,你拒绝做救命稻草,你要的是合作双赢。


      来这一趟,你无偿奉献的对象只有叶修而已,至于荣耀公司的死活,那就不一样了。


      泱泱大国,潜力股多得很,你当然不会吊死在一颗老树上。


      最后,你补充:“炒热度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冷饭炒三遍不如猪食。”


      所以你就不要打联盟的主意了,尤其是叶修。


      让叶修为荣耀炒热度?简直开玩笑,这种话叶修竟然也信。十多年了,一款游戏活到了现在都是奇迹,要想重新独领风骚只能注入新鲜血液试试能给荣耀带来什么决定性的变革。


      至于改成什么样就不是你的锅了。


      你的任务只是逼对方上梁山。


      对方没有完全听懂你的画外音,只是公式化地点头。


      你听见了呵呵一笑。


      “多谢提醒,我会考虑,三天内给你答复。”


      “预祝合作愉快。”


      走出门的时候,和你关系相当不错的助理低声说:“叶修要是知道了,你们估计要玩完。”


      “你知我知,除非你说出去。”


      “那可不一定啊。”她弹了弹指甲,“不还有那个给他透露你行踪的走狗。”


      “呵,”你不以为意,“她要是敢在叶修面前嚼舌头,我就让她吃几年牢饭。”


      助理拍手叫好:“到时候去探监我会这样跟她说,你只是失去了自由,而人家失去了爱情啊。”


      “这个回答我给满分。”

      暮色四合,叶修还是在那等你。


      你今天心情不错,一见面就冲他撒娇:“今天好累呀。”


      “那快点回去休息吧,你也太辛苦了。就和我以前半夜抢boss一样,一统十区江山。”


      噗嗤,后面两句是什么鬼,你难得地笑了,笑得很生动。叶修看着你笑,眼睛里温柔得要滴出水来。


      你收敛了笑意,主动牵他的手晃晃:“实力自吹啊,哪学来的。”


      “我可是你男人啊,还要吹?”叶修边回答边微微收紧了手。


      你很想学魏琛骂一句臭不要脸。


      “那么,身为王的男人,你是不是应该有点自觉,比如不找人监视我?”


      画风突变,听你这个口气,叶修觉得汗都要吓出来了:“我只是问她你有没有下班和吃饭。”


      那你知不知道你问了个什么样的人啊。


      算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不想和他说,解释这些有什么意思。


      “我不管,我很生气。”你干脆作上了。


      “那怎么办?”叶修表情倒看不出什么,挺从容的。


      你比他更从容,抬头看看天色说:“做三陪。”

      月色里,叶修小心翼翼地把手覆在你的腰上,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是不是应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


      时隔多年的同床共枕,和情色无关,只有沧桑,让他想起以前苏沐橙给他念过的“相逢犹恐是梦中。”


      你今晚中邪了?


      叶修倒真希望你一直这么中邪。


      你对他的态度变幻无常,让叶修除了觉得不解还有不安。不能逼你太紧,怕你烦了;也不能放你太松,怕你跑了。


      时隔那么多年,从离家出走到苏沐秋的去世,然后嘉世的建立与倒塌,再到与一叶之秋的分离,第十赛季的冠军,最后到现在彻底退出职业联赛,他觉得人生如梦。


      那些都是真切发生过的事情,融入他的骨血,成为与他不可分割的标签。


      他对荣耀的掌控力不可质疑,但这并不代表他也能控制自己的命运,包括你。


      得到后又失去,尽管后来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其实你们仍然联系在一起,但你归来后依旧让他觉得难以捉摸。


      这么久了,他骨子里还是有漂泊感,谁说他是命运的主人,他被迫签下了嘉世的卖身契,被迫退役,被迫与一叶之秋分离,他也身不由己,只是他凭能力可以绝地反击。


      而在你这里他成了绝对的被动,被你拉到了绝地,宣判你们结束,他就只能听之任之。


      他抓不住你。


      如果你今天是心情好所以给他相拥而眠的夜晚,那么明天你心情不好也可以拒他于千里之外。


      该怎么样,才可以留下你。


      马上就要三十岁,回家后我还是要和大多数人一样,工作、娶妻、生子。


      我不可能一辈子都给荣耀。


      叶神还是要到人间的,不能免俗。


      不过,如果那之后的生活主角不是你,那就好像真的没什么意思。


      我知道,学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也需要时间,但是我等不起,你走得太快了,太远了。


      你也和叶修一样在假寐。


      你紧紧地闭上双眼,怕一不小心流出泪。


      这是最后一次。


      最让我绝望的,不是离别某人,而是和形形色色的东西抗争了半辈子,最后还是屈服于命运。


      叶修,我没有你认为得那么勇敢和自信,有的时候,我并不只想赢,我只想不输。


      我从来都不允许自己失败,包括婚姻,包括爱情。


      我也有关于爱的梦想,想和你养只白胖的狗,看各种各样的电影,傍晚时牵手漫步,夜晚相拥而眠,过传说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


      只是我不行,我注定要东奔西走、漂泊无依,这是我的选择。


      不是不欣赏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只是对等待的人而言太不公平,偏执的副作用,凭什么要其它人一同委屈地承担。


      何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明白的委屈,何必让最喜欢的人重蹈覆辙。


      叶修,说到底我们是同一种人,何必同性相斥。


🍦下一章礼貌得体的补偿5

评论

热度(117)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