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叶修x你】礼貌得体的补偿6 BE结局

Glassy sky:

       ☕上一章礼貌得体的补偿5


   “我有我的坚持,你有你的理由,道不同不相为谋。”


       “叶修,你好自为之。”


       “那不是续命,那是借尸还魂。”


       “荣耀早就不比以前了,陶轩为什么逼你退役你忘了?”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


       两个小时前,情理之中的两不相让爆发了,却比意料来得慢多了。


       你用冷水扑脸,心想这手真毒啊。


       猝不及防的功亏一篑。


       叶修不同意你撺掇人把荣耀卖了是给荣耀续命,你也觉得叶修未免太过天真。


       “你要觉得陶轩是个资本主义的走狗,我告诉你,我也是。叶修你27了,脑子还停留在15岁。”


       这份理想主义放在荣耀里,是情怀。放在荣耀外,就是智商下线,你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上一次是分手,这一次就是决裂了。


       眼前一片水珠,你突然想起一件事,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助理:“把她交给何律师处理,立刻,马上!”


       那边的助理沉默了一下,回答了一句:“好。”


       你重重地把手机扔在了床头柜,躺在床上,对天花板眼神放空。


       眼前不受控制地出现了当初和叶修,不,是叶秋的分手。


       “叶秋。”你坐在他旁边,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嗯。”


       “最后一次。”


      他没有问你是什么意思。


       印上他嘴唇的瞬间,你闭上眼,只觉得眼热得有些心里发慌。


       一直没有闭上眼睛的叶修,清楚地看见了你的眼圈瞬间变红。


       谁能知道,第一次看见你哭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你留下了一个冰凉的吻,就转过身,在夜色掩护下消失。


       你想起了村上春树的几句话:“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你要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你的步伐又快又稳,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再见了,我的少年。


       我的少女时代。


       我的初恋。


       我的叶秋。


       不。


       叶秋。


       或者说再也不见。


       因为分别一旦开始,往往就覆水难收。


       那时已经开始抽烟的叶修,看着你的背影,突然有万千感触,却无话可说,只能点燃一支烟,让那段青涩的恋情在烟雾缭绕里结束。


       垃圾话张口就来的他很少有这种觉得自己词汇量贫乏到无法表达内心的时候,是可惜吗?是伤感吗?是后悔吗?


       都不是,好像又都是。


       后来你在删除他的QQ,也就是唯一的联系方式时,送给他的一句话,好像无比精准地形容了这段感情。


       “求仁得仁,亦复何怨。”


       叶秋当然不懂这么文邹邹的句子,查出来的结果是:如愿以偿,还有什么好怨恨的。


       但他还是不懂。


       其实你也未必真正懂了,那时你并没有觉得真的得仁了,这句话,或许要过很久,才能真正地体会到个中真味。


       看破了,放下了,才能平静地说出,求仁得仁,亦复何怨。


       感谢你给我的这一段经历,让我体会到了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时的惴惴不安、紧张无措和小心翼翼。


       作为回报,我给你这个理想主义者一个现实世界的护身符,一个即使有重重阻碍也屡试不爽的通行证,一个荣耀生涯的纪念品。


       现在,站在时代广场的广告屏前,看着宣传片里叶修的脸,你如释重负:“求仁得仁,亦复何怨。”


       还是有一点感慨,但不至于悲痛。


       只是,无奈和遗憾吧。


       你已经回到华尔街,在敲钟仪式的掌声与呼喊中,彻底葬送与他再有交集的可能。


       而大洋彼岸的叶修,也自有他的人生。


       他最终还是要结婚生子,也许是相伴相知多年的苏沐橙,也许是父母钦定的完美儿媳,又或许他会碰上真爱。


       那又怎么样,到此为止了。


       叶修,祝你幸福。这是真心话,哪怕这已经和我没半点关系了。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似流泪】
       在回美国的前一晚,你辗转反侧竟至失眠。


       来之前你也有这样的夜晚,那些不受控制的念头驱使你疯魔一把。


       叶修,我想,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而我仍唯恐不够。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这话很偏激,但并不算太假。在社会这个染缸里浸淫多年,即使在旁人看来你的生活已足够好,你也还是会为它显露出的残酷凶狠感到不寒而栗,你不想让叶修也见识得这么一清二楚。


       其实,也达成了目的,得到叶修,本来就不是你的想法。


       你也没有那么爱叶修,如果你真的很爱叶修,就该看着叶修挚爱的荣耀走所有电子游戏的老路,而不是把这最后的一点点也拿来利用,为自己铺路。


       如果你很爱很爱叶修,你应该在他质问你的时候痛哭流涕地示弱,或者编造一些他完全听不出的假话,放低自己的姿态,甚至跪下来求他,舍弃尊严,告诉他我不能没有你。


       你没有这样做,因为你早就明白他和你隔了一个世界,即使你这样做了你们也还是相隔万里。


       你是真的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你干脆什么也不做。


       反之,叶修也不见得爱你。


       只因为是初恋,所以有那么一些不同。


       在叶修面容阴沉地质问你时,他就应该完全明白了你和陶轩本质上没什么不同,区别只有段数高低而已。


       说来说去,这场完全人为的重逢,在步步为营的攻克后,双方都发现只是一场误会。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只是那些相拥而眠的夜晚,那些温度和心跳,都是真实存在的,让你和叶修,在经历了耗损不少心力的拼搏后,滋生了相信自己会拥有爱情的希望。


       不是情欲,也非思念,那种感觉,就是微妙的幸福,误以为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会被极光渗透。


       天才会与孤独相伴一生,但不同的是,如果有了爱,他们会把自己和这个不太美好的世界连接起来,尝试着去拥抱它。


       叶修和你,算是都亲手剪断了这根线。


       彻底闹翻后你没有告诉他具体什么时候走。


       反正你们之间已经有了庞大的鸿沟,你每次和他说再见之后,都觉得唏嘘和可笑。


       毕竟再也不会见了。


       飞往纽约的班机在蓝天下静静地停驻,你不紧不慢地拖着行李箱,和陈果佯装不舍地告别,报之以微笑。


       到了最后一刻,你面色如常地转身,说谢谢陈老板,后会有期。


       你没有听见陈果在说什么,夕阳的映照下,你在逆光的背景中一瞬不瞬地看着叶修,你对面陈果一行人看不清你在看谁,都主动挥手。


       此去即永别,让我看你最后一眼,不想到后来连你长什么样子都忘记。


       最终,你们还是什么都没说。


       就这样,叶修在夕阳红透半边天中,与他也许一生中唯一会爱的人被无声无息地判处一别两宽。


       大家都是成年人,都会自觉地维持成年人应有的风度。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的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你什么也没有留下,照片,个人档案,小小的私人物品都没有,走得干干净净。


       所以即使叶修费尽周折,也连你一张证件照都没找到。唯一证明你回来过的,只有那盒design高定口红。


       叶修躺在床上,熄灭了烟,让自己沉浸在一室的烟草味里,放空头脑,预料中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却没有出现,他必须自己努力回忆西湖畔,Z大内,兴欣里的每一次擦肩而过、口舌交锋、暗流涌动。


       早年在北京,他对故宫烂熟于心,他知道贞顺门那里埋葬了一个叛逆的女人。据说她在被推下去之前,还高喊:“陛下!来世再报恩了!”


       他对这样凄美的爱情不感冒,但他此刻认为自己可以理解光绪在珍妃死后天天对一顶帐子发呆,因为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有,珍妃不是上吊不是服毒,她死在了一口井里,他一定宁可珍妃是前两种死法,至少他还能保存她的尸体,弥留之际他还可以抱着她逐渐变冷的身体痛哭流涕。


      但他也自认为,和光绪差太远。


      珍妃对光绪的感情,他永远都不会有,他付不出,估计也得不到;光绪有一顶帐子,他两手空空;光绪和珍妃一直是志同道合的,你和他好像一直都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谁能知道,荣耀教科书在现实里这么竟然这么无可奈何。


      不要叫我叶神了,没有荣耀,我比不上大多数普通人,生活过得一塌糊涂。


       他还是找陈果要来了那个盒子,独自抽烟的时候看它在烟雾缭绕里似真似幻的剪影,一遍又一遍地回想。


       余生他只有零碎的片段可以回忆,即使这样他也不能忘记想你。他怕时间一长,就忘了。


       他想,你忘了吧,我记得就好。


☀叶修视角的短小独白


       那天我回到租的房子里拿回我的东西,迎面碰上房东,房东告诉我赶紧收拾完,她已经退房了。


       我能想象她是多么匆忙,只带走了她经常换洗的衣服,满屋子都是她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她最喜欢的钢笔没带走,我送给她的口红也没带走,什么都没带走,她就这么走了,干干净净地走了。


       我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就找了个大箱子把这些东西装进去然后全都扔了,不久后我就发现自己干了多蠢的一件事。


       时间越长越后悔,后悔得想穿越回去A了自己。


       但是,要是可以穿越,我就试试挽留她了。


       我把她存在过的痕迹都销毁了,什么都没留给自己。


       很好,这样很好,不要紧,我还有荣耀。


       事实证明,我太低估她的影响力了。


       我难得出去一回,就会不知不觉地到Z大门口,尽管我根本没想要去。


       我强迫自己的脑子忘记,但我的双腿记得。


       实际上,我的脑子也忘不了。我总是鬼使神差地在某些时候看表――那是她下自习下课的时间。


       眨眼间过去半年,季后赛的紧张让我暂时忘记了这些。


       而赛季结束,我去Z大找她的时候,她的同学告诉我,她去美国留学了,在常春藤名校耶鲁大学,两个星期前就走了。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那就是空荡。


       她一直都很追求教育的质量,去世界级名校读研,我并不意外。她原来劝我多读书,说人的一生,哀莫大于心死。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曲解了那句话的意思。当时不觉得突兀,估计是我没认真听她说话。15岁就离家出走,我是真的对读书没什么兴趣。


       当时我想到这句话,觉得我没到心死的地步,毕竟我还有沐橙,有嘉世,有荣耀,我还有我的梦想。


       没有她,我也不会死。不是吗?


       但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担心她,远在异国,她过得怎么样?是不是不习惯美国菜,和同学相处好不好,平时有没有人提醒她注意安全,晚上有没有人催她睡觉?


       我真的不是那种撩人细腻的好男友,我承认,我给她的体贴太少。


       原来看过一些喻文州的同人,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估计是要孤独终老了。


       对不起,我把从粗糙的自己身上榨出来的温柔都给你,也还是很不够。


       给沐橙的关心远远多过给她的,但她从来不和沐橙比。


       她怎么这么懂事。


       她对自己很狠。我看到过一种说法,一个人不疼惜自己,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也没有被什么人爱。


       这一点放在她的身上,我觉得没问题。


       她的父母都是社会精英,无时无刻不忙,并不关心她在想什么,只关心她在做什么。


       有一次我听见她在和她母亲打电话,那个一板一眼的样子,真让人不敢相信是母女之间的交流。


       她挂了电话,我把她抱到身上亲了亲,问她:“你和你妈一直这么说话?”


       她说是啊,和爸爸也是。


       我有点心疼,可能这就是聪明孩子的悲哀吧。


       她没察觉什么,说我习惯了,他们都这样。


       他们?


       嗯,老师校长爸爸妈妈辅导员都这样啦,身边每个人的智商都压死我。


       我捏捏她的脸说,那你来压死我找点心理平衡。


       她当时就一把把我摁在床上,说好。


       然后又说,不过不会压死你的,我舍不得。


       那时候她单纯得像一张白纸,说话打直球
,一点弯都不会转,但是这样的话,真心得让我不知道怎么回应。


       以上都是我慢慢想起来的片段。


       有一次我听到沐橙在开小号的时候念古诗取名,我问她是什么诗,她写给我: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我和她都各自觅封侯了,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一点后悔。


       她应该是不会的,她的野心那么大,不会为这种小事后悔。


       我也应该是不会的,有荣耀,还后悔什么。


       所以我们注定会变成我和她。


       我再也没去过Z大,在嘉世也很少开窗,不想看到西湖,日复一日地沉在荣耀里,其实这样就很好了。


       只是刘皓这个变数,让我在嘉世都待不下去了,还丢了一叶之秋。


       在我被赶出嘉世那个晚上,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她、沐秋、一叶之秋还有我几年的心血――嘉世,全都没了。


       只是,不敢说任何人都能,总之我绝处逢生了。


       沐秋留下了千机伞的图纸,我有了君莫笑,之后知道她其实也在默默地关心我,嘉世也被邱非扶起来了,我觉得命运对我也不差。


       她和我太像了,一样的固执,一样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天才,一样的精英家庭,一样的漂泊无定。


       我们本应该更理解对方。


       但是同性相斥,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


☀助理视角的无聊碎碎念


       她今天接到了法院的船票了。


       其实我的心里有点复杂,xx和我说过,没谁比谁干净,所以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偷税漏税的事情,她那么毒的眼睛早就看出来了。


       不觉得她是碰到xx的逆鳞了,xx和叶修才见过多少面,掰了就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xx还不就是想找人撒气。


       这样说自己的上司好像不太好嗯……


       我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就知道要出事,虽然说她是咎由自取,但是还是有点可怜她。


       就这么断送了一辈子的前程。


       我不喜欢叶修,他看起来就和xx是完全相反的人,懒散,没个正形。不知道为什么xx竟然会看上他。


       可能别人的事,尤其是这种关系,局外人是看不懂的,但我有个判断,他们绝对不合适。


       回美国的路上xx没什么不同,还是那样子,一直都是我崇拜的神。


       好累,今天的工作该做完了吧。


       睡觉。


另一个结局礼貌得体的补偿6HE结局
――――――――――
至此已经是完结了,不知道会不会有番外。


其实就我这个脑子和文笔根本写不了这文章,估计会成为我的黑历史了。


要说这是BE我也不觉得,脑电波完全不一样的人不在一起算BE吗?


这个结局我想表现的是,成年男女的感情。


没有那么轰轰烈烈,不顾一切,也没有多甜,反而胆怯,慢慢地相互试探。


其实我觉得真正的BE是女主和叶修在一起了,因为他们以后必然会互相伤害。


我也想问问你,你愿意嫁给叶修吗?哪怕他一天到晚地忙,荣耀高于一切,身边有个比你更熟悉更了解他的苏沐橙,退役后很有可能和现实生活脱节,给不了你希望的爱情?


反正我是女主亲妈,我不会让她和叶修在一起的(冷漠)。


      

评论

热度(88)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2.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