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周泽楷x你】谁说我不会打帅哥 1

Glassy sky:

✨沉默寡言周枪王x外冷内热炸药包
✨第一次见面就被认为是耍大牌
✨总是冷场
✨我怎么知道有你这么个迷弟
✨你肯定知道我想打你


       笑容甜美,身材是最符合时下审美的健美,手臂肌肉隆起,腹肌马甲线人鱼线一样不缺,这是大家认识的你。


       以前是不良少女,读大学的时候在酒吧跳舞,被1N舞室的老板发掘成为职业舞者,这是大家不知道的。


       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是,其实从很小的时候你就不喜欢笑,脾气也很不好,只是经过训练你在面对镜头时会下意识地调整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明媚阳光。


       “不就是个会跳舞的网红,了不起啊,臭着张脸,以为自己是谁啊,视频里就装得不行。”在录制场地,导演喊cut之后你和他一起沉下脸,你听见有人对着边上的另一个人不满地发声。


       早上来的时候迟到半小时,一整天装哑巴什么都不说,拍的时候状况不断,还提议中途休息40分钟,这耍大牌都耍出境界来了,就算帅得人神共愤你也实在没办法有好脸色。


       现在居然还有撒币反咬一口说自己臭脸,这还不算那位的脑残粉你就三天不吃饭。


       你懒得回击,这些年你脾气已经好了不少,倒 退个六七年你绝对上去就是三拳两脚。不轻易开口更不能动手,这也是身为公众人物你该有的自觉,你很清楚。


       “从今天开始,不良少女已经死了,你马上就是1N的扛把子。”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录制之前老板对你说的。


       出身普通,父母离异,无心学业,成年之后无人管,除了有个还不错的脸蛋,你的青春一片灰败。


       那时候的你瘦得像纸片,这种身材直到今天也依然得到很多人的追捧,直到对你有知遇之恩的老板对你说:“跳得不错,勉强半吊子水平,不过不练练身材怎么得了。”


       自此,不良少女走上正轨。


       你在旁边补妆,一肚子气,导演比你更压抑,只是遇上大牌,谁也不能发脾气。


       刚补了半边脸,就听到导演口气很丧地喊收工。你腾地站起来,对化妆师说了一声“今天辛苦了”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次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干脆找替身来拍把侧脸镜头删了算了。以前碰到的那些小鲜肉不知道多会做人,经纪人叫保安倒了杯水都亲自去道歉,今天这个简直了。你把东西一件件地扔进包里,焚寂煞气都要从身体里溢出来了。


       这时候,始作俑者迎面走来,你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侧拍,翻了个白眼打算绕开。


       他却挡在了你的身前:“不好意思。”


       你低头瞪了一眼地板: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周那什么,你他妈是不是不NG会死?你这样的流量小生真是活久见啊。


       你很明智地没有把脏话骂出来:“周先生可能有些压力,不要紧的,希望您明天可以调整好状态,合作愉快。”


       说完就健步如飞地转身就走,留周泽楷在原地不知所措。


       啊……果然不善言辞是缺点啊,他都没有想好怎么和别人道歉,就都走了。


       一条广告NG无数次,再迟钝的人都感受到现场气氛的僵硬了,只不过碍于他的人气没有人敢发作而已。


       本着想让自己调整大家休息的目的提出中场休息,不料很多人并不领情。


       尤其休息过后依旧NG无数次,场内气压更是低到破表。


       那个搂脖子对视的动作,内向的他实在有些克服不了,之前没有和你本人接触过,突然要这样亲密,有些难为他。


       还有另一个原因,让他更觉得不好意思。


       枪王有个小秘密,其实他是你的粉丝。


       1N在各大网站都有一席之地,过去的某天他偶然间点进去一次推送,就成了你的粉丝。


       这样的女孩不多见,每一个动作都透着力量的美感,与小家碧玉、温文尔雅毫无关系,那种像太阳一样拥有明亮炽热的光芒的人设,让他很容易想起现任队友的曾经。


       这样的热情与爆发力,就像18岁在越云的孙翔,他还把这个分享给孙翔看了,当然,没有问孙翔像不像他。


       孙翔当时随口问了一句:“你喜欢这种?挺特别啊。”


       周泽楷没来由的有些心慌,对啊,她是很特别,要说喜欢……好像又不是那个意思?


       他见过那么多女孩子,你一直都是很特别的那个,特别到让他有一个你的收藏夹。


       你的微博每一条几乎都与1N有关,没有分享日常卖各种乱七八糟的人设,但一点也不影响你的粉丝数目直逼国内的一姐级别网红。


       你只需要会跳舞,其它的自有别人操作。


       周泽楷如何不明白,就像他只需要负责做枪王和联盟第一脸,其他的不用他管。


       那些人认为的,脑补的某人,其实和本人距离很远。


       就像很多天天喊着要给他生孩子的迷妹们,其实基本上对他一无所知。


       他想他是不是也把你脑补过度了。


       今天你的种种反应,让他有种很复杂的感觉,不太准确地概括一下,就是幻灭。


       比如见面,你比他早到,坐在沙发上看一本杂志,你看到他来了,冷淡地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xx,你的合作对象。”


       因为堵车迟到半小时的枪王坐在你对面的沙发上:“你好,周泽楷。”


       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幻灭了,这样的你和视频里笑容甜美、偶有娇羞的你判若两人。他本来还怀疑是你今天心情不好,直到你的化妆师私下给他赔礼:“不好意思啊,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挺冷淡,希望您担待一些,不要误会。”


       本来就是这样的吗。枪王陷入沉思。


       这让他的小粉丝情怀破灭了不少。


       其实不完全是,没怎么等过人,这一下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你当然心情不好,看到那张帅脸只有一脚踹上去的冲动。


       一整天下来,除了广告词你只和他说过一句话,是在录制开始前你问他:“你练好没?”


      “嗯。”惜字如金的枪王这样回答。


       然而之后的表现你流露出了你的怀疑:你真的练过?你极力克制不要让这样的怀疑表现在脸上,却在一次又一次NG中破功。


       枪王对着烦躁的你,颇为不安。


       不了解你的枪王并不知道,如果你真的开口了和他多说几句,估计就是揪着他的领子“我有一句mmp我现在就要讲,我还要贴到你脸上”。


       带着不安回去,他还在思考为什么跨不过那道坎,是和异性接触少的心理障碍吗?还是小粉丝面对偶像的近乡情更怯?还是别的理由?


       枪王今天收获你不善的眼神x10086,在他眼里你就变成了一头漂亮的小豹子,随时准备三下五除二地扑上来干掉自己。


       好久没被除了孙翔这种一根筋以外的人瞪过,他有点小慌。


       要是还这样自己是不是会被打一顿。


       看看时间,周泽楷甩甩头,把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扔出脑袋,默默盖上被子。


       他必须早睡,联盟脸面的一个毛孔都不由自己支配。


       希望明天自己不要再掉链子。


       在他伸手准备关机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有他的号码,会是谁。


       滋拉的电流声里,他听见一个似乎很熟悉的声音:“请问是周泽楷先生吗?”


      “是。”


       这人说话怎么像挤牙膏一样,耍大牌的花样换着来吗。


       真想打他,对着那张帅脸就是一个左勾拳,再来一个右勾拳。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然后再来几次重播。


       摁下心里的不满:“我是xx,请问周先生能明天能不能早一个小时过来。”


       这个要求听起来有些无理,周泽楷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你难道又想NG几小时吗?你一拳打在柔软的沙发垫上,努力维持声音的平和:“让您提前放松一下,顺带热身,避免录制时不必要的卡顿。”


       “好。”周泽楷想,果然很不满啊,她说的是“不必要的卡顿”。


       “那我先挂了,谢谢您的配合。”你说完就赶紧挂断了,对着手机上的“录音已保存”深呼吸。


       这是一个好习惯。


       和这些流量小生接触的好习惯。


       现在脑残粉太多,你必须为一切发生过的事情、说过的话留下证据,以备不时之需,这样万一有什么不可控因素搅局,也不至于身陷囹圄。


       不能给任何人做文章的机会,不要留下任何把柄,不许让自己和1N陷入被动,这是老板反复叮嘱你的话,你把它记到了骨子里。


       第二天如约而至的周泽楷没有想到侧拍也在。


       “不会传出去做花絮,你放心,我已经和他们过了。”


       你没指望他能答话,对荣耀一无所知的你并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爱说话,直接把这样的行为解读为装x。


       “您是不是很紧张?”懒得废话,干脆打直球。


       被看出来了啊。


       周泽楷很诚实地坦白:“有一点。”


       你紧张个什么,你拍过不少广告了好吗。来之前老板还叮嘱我不要表情掉线让老手笑话,结果呢?


       可惜周泽楷听不到你丰富的心理活动,不过就算听到了也不能回应你什么。


       “为什么?”你耐着性子问。


       周泽楷冲你缓缓地眨了眨眼,说不出个所以然。


       看他这个沉默是金的样子你简直要爆炸了,指着自己问:“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励志吗?”


       “不。”周泽楷立刻否认,“你很好看。”


       ……


       夸我也没用,少年。


       所以你在紧张什么?你倒是说啊!你内心的咆哮排山倒海地出现。


       面对别人的沉默,周泽楷很是无措,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真心话又让他有些羞赧,两种情绪交织让他低下了头。


       又不说话了!你想从天台一跃而下。


       视力2.0的你突然看到了他泛红的耳朵。


       搞什么?是害羞?你突然心情有些愉悦,莫名觉得这个大男孩似乎有点可爱啊。


       你对害羞的感觉没什么体验,这样看到别人脸红到耳根,只觉得很新鲜。


       你很想逗逗他,但一想到昨天他耍大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且还有正事要办。


       过了一下,周泽楷把头抬起来了,只是脸色又有泛红的趋势。


       你保持着板正的脸:“那你就这么看着我吧,把我当块石头,直到你没反应为止。”


       反应,什么反应,周泽楷脑子里在跑马,连带着眼神也有些闪烁。


       这家伙又在想什么?你腹诽道,强行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空荡的录制现场,锋芒暗藏的对视,炎热的夏天,外面是繁华喧闹的S市。


       周泽楷以前没发现你的眼神可以这么犀利,像一把利剑,笔直地刺过来,狠狠地扼住了人的心脏。


       这样的对视就像一颗石子投进了深湖,石子的凶猛被静水流深化解于无形。周泽楷的眼睛深不见底,好像藏着贝加尔湖,看似温和,却容纳着无数暗流汹涌。


       又像水和火。


       熊熊烈火与滔滔江水。


       好有神的眼睛,比玻璃珠更亮。周泽楷第一次见到你本人的时候就有这样的震撼感觉。


       不知道可以省下多少买美瞳的钱。


       对面青年的瞳仁颜色很深,黑曜石的颜色。


       你想,肯定有迷妹用黑洞比喻过这双眼睛。


       密度极大,能吸引行星甚至恒星的黑洞,一眼就掉进去,出不来。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你收回了目光,轻咳了一声,别过脸。


       这回周泽楷倒显得自然很多:“怎么了?”


       “没什么,眼睛有点干。”你仰面朝天眨眨眼睛,暖色的灯光下,长长的睫毛扑在下眼睑下,像扇动的鸦翅。


       你再低头看过去的时候,周泽楷歪了一下头:?


       你承认你突然被他萌到了。


       这个人,好像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糟糕。


       你勾了勾嘴角。


       她笑了。周泽楷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然而为什么笑,刚刚发生了什么,枪王感到很茫然。


       今天的拍摄比昨天顺利多了,没多久导演就喊出了“cut!过了!”


       你立刻松下在他脖子上的手,长出一口气。


       急匆匆地卸完妆,你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通知一下老板,走出去的时候却迎面撞到周泽楷。


       “不好意思。”你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一阵风似地向外跑。


       周泽楷把到了嘴边的“没事”咽了下去,在水龙头下有些恍惚地洗手。


       就这样仓促地不见了,还没有告过别,还没跟你道歉那天不是故意晚到,还没和你说他很喜欢你的舞蹈。


       枪王的心里装了点小小的心事,不是折磨,像一只爪子轻轻地挠着他。


       那个1N舞室在哪啊,他眨眨眼,戴好墨镜走出去,门外轮回的人在等着接他。

       你不知道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你在举铁的时候,觉得有人一直看着你。


       你想看就看吧,难道还怕你看,反正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一个私人健身俱乐部就这么点大,谁不认识谁啊。


       当你放下杠铃擦汗转身的时候,却惊讶了。


       这不是那个周泽楷?他怎么会在这里?


       周泽楷看你回头了,微笑中流露了一些羞涩:“真巧。”


       巧?那还真巧,以前从没看见过你,今天我来早一会儿就看见你了。


       看他那身打扮就不是来健身的,再一看,手里提着个袋子,估计是要去换衣服。你不想和这个人有过多接触,只草草回应,一个正眼也没有给他:“是很巧。”


       如果呆毛有生命,它此刻正在萎焉。


       以前都是别人给周泽楷找话说,现在同样的事情报应到他身上了。


       “那天迟到,对不起。”周泽楷怕你走了,好不容易找了这么个蹩脚的开头。


       “周先生,你迟不迟到是你的事,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你自己也需要承担,我相信您很明白,所以不是无故迟到对吗?”


       “堵车。”周泽楷回答。


       所以?你别过脸笑了,很多在圈内红透天的明 星拍戏都从不迟到,什么理由都不是理由,别有用心的人是不会接受的,只会揪着这一点展开,你要是还想解释才叫给自己抹黑。


       你不能保证全世界都是你的脑残粉,你做什么都原谅你。


       但是相交尚浅,你不想言深:“这是特殊情况,希望您以后尽量避免。”


       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周泽楷很明显地看到了,他敏锐地发现这话题不能再继续,这种事说起来你只会和他打官腔。


       只迟到一下下,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你吹了个口哨,心里暗搓搓吐槽。


       上帝视角来看,你们两个人的思想完全没在一个频道上。


       周泽楷打算重开一个话题:“你跳舞,很好看。”


       说句完整的话会要你的命是吗,你先读取了字数吐槽,读取内容后一怔:“你看过1N的视频?”


       他摇头:“不只。”还把你的微博翻了个底朝天、悄悄去看了你的比赛、给你建了一个专门的收藏夹,带密码的那种。


       不只?不只什么?和这家伙说起话来好累啊。


       碍于情面你又不能走人,只好猜测:“不只看过我跳舞?”


       话一出口你有点惊恐:难道他还看过我大学时候的黑历史?别啊我的哥,有话好好说不要吓我。


       看你的脸有些松动,嘴唇微张,眼睛睁大的样子,他拿不准你误会了什么,赶紧解释:“不是,还关注你。


       你松了一口气,又马上反应过来:“什么?我?”


       枪王笑着点点头。


       你只想扶墙面壁:歪?幺二零吗?我受不了这惊吓。


       你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想,周泽楷的脸上飘起一个小问号。


       你复杂地瞥了他一眼:“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我怕你的迷妹们要杀了我,我还想多活几年。”


       “不会。”他轻声说,“有我。”


       中华文化果真博大精深,那句“有我”听着挺撩的,大概可以解释为以下两种。


       A.有我解释呢,会安抚她们的。


       B.有我在,不会让别人说你。


       面对这种送分题,你毫不犹豫地选A。


       之后在一起你回想起今天,觉得出题人的套路太深了,果然没有套路就是最深的套路,这送分题都做错了。


       被一个很出名的帅哥关注让你感觉不错,让你想和他多聊几句。


       “你最喜欢我跳什么?HIPPOP?还是机械舞?还是别的。”


       他认真思索了一下:“都喜欢。”


       因为他说之前的停顿,你觉得他不是说场面话,好像那会儿真的在脑子里放视频对比似的。


       “是吗……我编的舞你觉得怎么样?有些人说男的跳起来娘气。”


       诚实的周泽楷回答:“确实。”


       “哎。”你叹了口气,“连你都这么认为,看来真的是。”


       然后周泽楷没有接话,这本来就是他的弱点。


       什么叫做连我,我的意见很重要吗?还是你很在乎粉丝的眼光?在你眼里我算个特别的粉丝?因为合作过还是名气?


       一边是内心戏丰富得可以出剧本了的周泽楷,一边是浑然不觉的你。


       你觉得和他这样闲聊不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被人拍到就麻烦了。


       你挥挥手:“我去接着练了,这一身汗也没法陪你聊,再见。”


       啊……就这样啊,自己来的时间果然不对,周泽楷本来想叫住你,突然福至心灵,露出了一个微笑。


       于是健身完的你收到了消息提示,xxxx请求添加您为好友,验证消息:周泽楷。


       呃,能拒绝吗?


       内心有两个小人,小天使说:“加嘛,人家也没那么讨厌,不要先入为主对人家产生偏见啊。”


       小恶魔说:“快同意!人家加了你能怎么样?又不会吃了你!”


       卧槽……我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那一瞬间你觉得天雷滚滚。


       认命了,谁让自己先打的电话,这才被他搜到了。


       枪王看着那个“对方已同意添加您为好友”,露出了一个含蓄的笑。

        “是谁?”你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猜想。


        “总之是社会名人,你自己跟学员交代好,不要出岔子。”


        “这还不简单,手机全部没收,不准带笔带纸,不就没事了。”


        谁要来啊,也不是没和大牌打交道过,但是要来舞室看你编舞的,还真是闻所未闻。


        看老板那个严肃样,估计是什么身份很敏感的人。


        那张帅脸出现在你的视线里的时候,你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问题是你一点也不希望自己猜中。


       “周先生,晚上好。”


       他眨眨眼:“x老师好。”


       叫我老师?好,既然你也知道我是编舞老师,我也不和你废话了。


       “大家开始吧。”


        演练舞蹈你们这一班一定是最好的,但是排练时的气氛却不如别的班轻松,十分紧张,大家都知道你脾气不好。


       也不是动不动就大发雷霆,而是屡教不改后面无笑意的指点,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平平,还不如发火呢。


       周泽楷似乎不受低气压的影响,一直很专注地看着,坐姿都不知不觉地由端正变得松懈,连老板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


       老板看他那个沉迷专注的样子,类似“您的到来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的客套话都不说了,直接走人,走时眉头一皱。


       中场休息时,周泽楷给你拧开一瓶水,也不知道是哪弄出来的,你不好拒绝,也就接下了。


       仰头一饮而尽,你坐在了一个小台子上,俯视他:“这么喜欢1N?还来编舞现场?”


       周泽楷没有抬头,你只看见毛茸茸的脑袋一点:“嗯。”


       虽然不看着对方说话不太礼貌,但是周泽楷一接触到你的目光就条件反射地紧张,他宁可自己不出这个丑。


       “编舞有什么好看的,那么无聊,我们编完一轮统一录制的时候来还好些。”


       “会来。”枪王右手的拇指食指揉搓着可怜的上衣衣角,衣角正死不瞑目地呐喊的stop stop stop他听不见,他想着这样回答会不会让你觉得只是一句场面话,他是不是应该说肯定会来的,本来就是那么打算。


       现在和你还不熟,这样说是不是会让你反感呢。


       可是他已经承认了是你的小粉丝,热情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下一章 谁说我不会打帅哥2

评论

热度(200)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