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周泽楷x你〗谁说我不会打帅哥2

Glassy sky:

🍧上一章 谁说我不会打帅哥1


   你面无表情地俯视正在搓衣角的周泽楷。


       你决定收回之前说他耍大牌的所有话,哪有耍大牌的一开口就紧张得和小媳妇一样?


       “我说,周泽楷。”你都没眼看了,他这个样子样让你满脑子都是十几岁看的言情小说,什么“那天她在美好的少年面前紧张无措,对方眉眼温柔地说,我也是。”


       停!这都什么玩意?你心头呕出一口黑血。


       不过他是真的很像怀春少女啊,你还是忍不住腹诽。


       听到你喊他,怀春少女周泽楷的手骤然一停,“啊”了一声,把你从狗血的内心小剧场里拉了出来。


       “我去接着编舞了。”你腿往地上一蹬下来,淡淡地说了一句,掩饰自己刚刚倍觉蛋疼的感受:怎么和他一样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被传染了?


       其实刚刚想说的是“你这个戏精又在想什么?”但是为了不得罪人,你忍住了。


       “好的。”周泽楷目送你有些汗湿的背影,小心思又活动开了:刚刚没有喊周先生,是喊的名字啊。


       枪王后知后觉地低头一笑,背对着他的你没看到,倒是有几个视力2.0的学员交头接耳了:“那个帅哥笑起来好帅啊!”


       “喜欢就去要他电话啊!怂什么!”


       “不敢不敢,那可是老师的男人,别说了,老师过来了。”


       背对着周泽楷,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学员们脸上那个兴奋劲你都看到了。这帮人……你就算是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凭一个个那一脸八卦相你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你走到他们面前,一脸“闹够没有”的表情:“现在继续,下一个动作我先做示范。”


       真快,几乎是BGM响起的瞬间,就进入了状态。


       那个能立刻爆发出热情的你出现了,就像他接触到鼠标健盘的那一刻起,抬起手的一刹那就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周泽楷之前看过一部微电影叫《田埂上的梦》,里面的少年热爱舞蹈,一见杰克逊误终身。他长相平平,但一到舞台上伸展手脚时,整个人都在发光。


       现在电影里的画面在他眼里真实地演绎着,哪怕此刻的你和1N录制视频里并不太相像,但和之前比较,他的喜爱和欣赏也有增无减。几天前初遇时的那点幻灭已经完全消失,比起阳光的漂亮假面,他更喜欢真实的全神贯注。


       人活一世,总有可以让自己燃烧起来的东西,对于你和那个叫卓君的少年是舞蹈,对于他是荣耀。


       对于某一样东西投入太热情,往往容易克扣对其它事物那份,比如他对说话,你对笑容。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你宣布到此为止的时候,学员们陆陆续续和你打招呼离开,路过周泽楷时几乎没人能忍得住不多看他一眼。好在女友粉多到无边无际的枪王早就习惯了这种待遇,不动声色地迎接一道又一道目光,有的是探寻,有的是调侃,最多的是春意荡漾。


       你在场地上一边做冷身运动,一边问周泽楷:“你还不走?”


       “走。”他迟疑了一下,“辛苦了。”


       “今天确实教得辛苦,你在这,她们一个个都没法好好跳舞了,就盯着你。”


       这句话有点像牢骚有点像玩笑,周泽楷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你没听到他说话,以为是你没听到,就往他那边走:“你刚说什么?没听到。”


       看着你越来越近的身影,越来越高清的脸,周泽楷有些紧张:“啊……所以?”他真怕你说“所以你别来了。”


       “所以?”你在原地对空气打了几拳活动一下手,随口接了一句,“所以你能不能长丑一点?”


       嗯……他对你慢慢地眨了一下眼,一本正经:“不能。”


       “……”你脸抽搐了一下,“好,有颜可以任性。”


       “你更可以。”周泽楷赶紧打一个直球表示清白。


       “停,打住。”你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当不起,我要走了。”


       他有些无措地点了点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让你有这种不合常理的反应。


       于是你在茫然和忐忑的枪王目送下走了,步子又大又快,像穿堂风一样爽利。


       其实倒不是周泽楷说的话惹到了你,而是让你想起之前有一个跳得很好的学员,她刚参加一次录制就退出了,原因就是很多观众说她丑,你本来很看好她,她却就这样不堪压力地退出了――既是本人的意思,也是老板的想法。


       舞技好像不见得比颜值重要,即使你们本身就是个舞室。


       你没打算和周泽楷解释为什么没有回应他的赞美,只打算和他随口道个歉,说自己心情不好冒犯了他,因为不觉得周泽楷会懂,就跟“何不食肉糜”一个性质,白天不懂夜的黑。


       很多次面对别人喊着“女神”“舔屏”的时候,你觉得非常非常地讽刺:化妆师花了一个小时给你化妆就有人高喊女神,自己以及其他人花了多少时间练舞好像就完全没有技术含量了?


       至于周泽楷,他和那帮人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无非是看自己长得算过得去,会跳舞,再加上1N的包装所以来围观而已。


       一开始1N想把你包装成热爱运动和舞蹈的阳光少女,你拒绝了,后来放低要求让你偶尔笑你也觉得难受。每次你看见录制视频里自己的笑容都觉得像个傻叉,你搞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


       摄影师每次催你笑的时候,周围起哄的声音简直要淹没房顶。已经没人在认真看舞蹈了。


       话说回来,你估计周泽楷也不是看舞,就是看个热闹而已。


       你慢慢地走出1N大楼,目光所及都是灿烂的灯光。晚上十点钟的S市灯火辉煌,这是一座女性化的新城,发达而浪漫,百年前就以不夜城闻名遐迩。此时对于很多人而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你照旧搭上晚课后必搭的那一趟公交,白日梦深夜巴士。(①)从徐汇到静安。


       巴士上的人一如既往地少,一上去,感觉时光都能变慢,和外面的S市――这个快节奏时代最锋利的缩影截然不同。按理来说这不像是你的菜,但你就是喜欢,毫无理由地。


       喜欢什么人什么事需要理由吗?你认为是不需要的。


       这辆巴士从外面看来十分普通,和一般公交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窗子,只有它们的一半大。进去之后就会发现,那本应该是窗子的一半上都是花花绿绿的东西,有的是贴纸,有的是来过这里的人贴的便签,有的是写着小句子小段子的木板。你随便挑了个单人座坐下来,往左边车窗的位置看去,这扇车窗旁挂着一个小木板,上面是漂亮清秀的钢笔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人。


       木心先生,现在什么都快,但是一生却不一定能爱上一个人,你知道吗?


       爱这个词,本来多么沉重,现在说出口却轻如鸿毛。而且,吊诡之处就在于人们一边孜孜不倦地赞美爱多么伟大,一边却对爱弃若敝履。


       你突发奇想,拿起木板上挂着的笔,撕了一张便签贴在上面,写下一行字:一生只够做一事。


       比如跳舞。


       比如学会生活。


       至于爱谁,这种问题不适合你。


       公交开得不算快,很平稳,你在上面乱转悠一圈,最后换到了一个双人座上。座位设计和公司名一样奇葩,右边没座,左边座位简直是逼死强迫症,一个单人座,一个双人座,一个情侣座,还有三人座――中间有个小凳子是给宝宝的。坐了这么久的车你是第一次发现有情侣座,这妖艳贱货大大地激发了你吐槽的欲望:有意思吗,双人座和情侣座分开干什么?有本事直接坐腿上啊!把座位连在一起好玩吗?


       你发了条朋友圈:现在对单身狗的恶意已经普及到公共设施了。配图是情侣座的照片。


       你随后没有看手机,不然你就会知道底下有一条刚发后就被秒删的评论:啊?难道今天那个帅哥不是老师男朋友?


       但是,秒删不代表没人看到,比如枪王大大。


       确实不是男朋友,他想。


       可是不代表他不想,现在不是,但他想以后是。


       可是要怎么接近你,是个世纪难题啊。


       突然灵光一闪,周泽楷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小灯泡。


       非常巧合的是,这时候你发过来一条微信。


       xx:今天如有冒犯,向您道歉。


       周泽楷:没有。


       周泽楷:舞很好看。


       xx:……


       你认真的?周泽楷?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越来越摸不清你在想什么了,面对这样看起来毫无毛病的夸奖,你的反应竟然如此清奇。


       xx:又不是录制,编舞有什么好看的。


       周泽楷:真的。


       周泽楷:没骗你。


       看人家这么诚恳你都不好意思怀疑他只是在客套了,你完全能想象周泽楷说出这两句话会是什么样子。


       xx:多谢夸奖。这次录制你来吗?


       周泽楷:来。


       xx:你知道什么时候吗?


       周泽楷:星期二晚上八点。


       行吧,他都知道得这么清楚,那你还操什么心。


       不过他看热闹可真积极啊,你想。


       周泽楷这么闲的吗?听老板说他好像是打电竞的……电竞选手是不是有什么暑假?应该有吧,不然他为什么这么吃饱了没事干?


       切换到浏览器,你在输入框打下“周泽楷”这三个字。


       搜索结果让人眼花缭乱,把百科、纸面专访、视频专访还有一些个人剪辑看完后,你又去微博上看了看,一趟搜索下来,你得到了点有用的信息。


       首先他是真不爱说话,不是高冷也不是耍大牌。不过这两点你在早就已经推翻了,看得出来,他不是端着架子的人。


       其次,他是电竞领域的高端人才,有“荣耀第一人”的称号,他在的战队被称为“一人战队”。是个能独当一面的人。


       至于其它的八卦你看都懒得看,到底有多少是个人行为有多少是战队要求,这很难说,所以对于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不下结论,公关团队那点路数你瞟一眼就知道了。


       重新翻到微信界面,看他说的那几句话,你有种无来由的直觉:周泽楷这个人也许还不错。至少不是个两面三刀的主。


       收获这样一个小粉丝,不对,大粉丝,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想到这里,你敲下一行字:我去睡了。


       他秒回:晚安。


       “小粉丝你可真闲。”你边关网边对空气说了这么一句。


       有件事你没有想到:闲人也不一定都秒回啊。


       入睡前你在想要不要给他改个备注。小粉丝?戏精?祸国殃民的男人?算了,太搞笑了,又不熟。


      此时那边的周泽楷悄悄地做了一个决定,行动力max的他定了个闹钟,准备明天给你老板打个电话。
――――――――――――――
①白日梦公司巴士取自这位太太 @TrappedMonsterOSNE ,快去关注她催更她!她是个M!别人不催更她不更!
②给个剧透,小周想的主意是承包女主,具体怎么承包你们猜。
③感情线进展得贼慢,女主好不容易撕掉了他身上的耍大牌标签,刚改观,谈恋爱还有一段距离。
    

评论

热度(98)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