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王杰希x你】最深沉的爱并不是活成你(重修)

Glassy sky:

Π警报,纯粹爽文,作者非常毒,慎入


Π被  @一支钗子  逼出来的一篇粮,我是她后妈


Π233怼钗子药粉!让你挂我通缉我!


――――――――――开始正经的简介


Π你是否也曾万念俱灰


Π长大其实和年龄没有必然联系


Π你没有自己的审美,总是被大流牵着鼻子走,知道是为什么吗?


Π也许文中26岁的她,就是那时的你


Π爱情其实就是一种体验而已


Π别把依赖当爱情,别把爱情当救命稻草


1.


       微草夺冠的通稿铺天盖地。


       里面自然是有你的功劳的,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你没有把微草吹得天花乱坠,而是选择历数微草的多年成长,让这次夺冠看起来是王者晚归。


       因公,你不能给微草招黑,让这支队伍被扣上得意忘形的帽子。因私,你为张佳乐感到惋惜,不忍以捧一个踩一群的方式刺伤他。


       毕竟你深知,孤军奋战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佩服张佳乐。


       比赛输后他会不会在家咒骂王杰希几小时?不会,其实输了比赛,真正怪的是自己。①


       无论如何,微草才是最终的赢家。这一次胜利把微草再度推上了高地,王杰希亦然。


       你不玩荣耀,但也听了不少关于王杰希的传说。概括起来就是,他是最有希望像叶秋一样建立王朝的魔术师。


       你不认为这是溢美之词。


       理所当然的,王杰希最近的心情非常好。平时一本正经又沉稳冷静的人,这几天总是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你笑他,明明高兴得要骑着扫把飞起来了,还非要端着。


       王杰希倒也不反驳,坦诚确实很高兴。


       之后你对人脸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后,你明白了王杰希并不是故意端着,他的长相本身就偏淡漠:略宽的眉眼距,平直的唇线,挺拔的鼻梁,十足的队长脸。


       你总笑他是个劳碌命,名符其实的微草爸爸,其实你又何尝不是。在这点上你们倒是天生一对。


       嗯,你们确实是一对。


       作为微草公关部的部长,每次发通稿都要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在危机公关时更是全身都要绷紧,生怕兵行险招变成弄巧成拙。即使是形势大好的当下,微草刚拿下第七赛季冠军,你也觉察到之后的重心会逐渐从竞技上转移这个不容乐观的事实。虽说冠军是重要,但是联盟已经开始明显地倾向周泽楷,只要周泽楷拿到一个冠军,那之后媒体会怎么做,已经不言而喻了。


       你没和王杰希说这些,他必定清楚。只是他本身的负担很重,你知道,你不应该用这些和联赛无关的事情烦扰他。


       今天下班时间是八点左右,为了审核交上来的新闻稿,你连饭都只草草吃了几口,加班到现在才解决完手里的工作。


       关掉办公室的灯下楼时,你发现王杰希在等你。


       他看见你扬了扬脸,你会意,快步走出去,在他替你拉开车门后立刻坐到了副驾上,你还没问他为什么这么晚还在等你,他就抢先开口了。“怎么忙到这么晚?又不是危机公关。”


       你无奈地往椅背上一倒,捂住脸,疲态尽显:“下属写的稿子不合格,要改。”


       “怎么个不合格法?”他边给你扣安全带边问你。


       “王者归来:微草力压百花夺冠,尽显豪门战队风采,这种标题你觉得能发吗?他们应该去写写同台飙戏xx艳压xx之类的娱乐新闻稿。”你摇头,“王队,我可以申请把他们全部开除吗?都太不专业了。”


       “申请无效,公关部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你应该去向经理反映。”


       你“哦”了一声,撑起疲惫的眼皮看向窗外,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不是回家的路,走错了吧。”


       “今晚就去我那里。”


       “好。”


       你本来以为王杰希是想拉你回家来一发,没想到他一直规规矩矩的,催促你快去洗澡,不要再看手机,还给你滴眼药水。直到你躺上床,他也没对你动手动脚的。


       “你叫我来干嘛?是觉得你这里床更舒服所以犒劳我一晚上吗?这是微草的新福利?”你侧身看向他灯光下轮廓的剪影,开口调侃。


       “你不觉得吗?”他声气平平地反问你,把反问句明知故问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好吧,你承认这床确实舒服。


       你没心思和他绕圈子:“所以?”


       “所以你搬过来住吧。”他温热的手掌揽上你的腰,在你耳边说道,“这里离微草近,我还可以接送你,虽然不保证是每天,但是总比你一个人天天奔波要好。”


       他这样说你也不意外,算起来,在一起也有两年多了。你也不是故作矜持的小女孩,答应就答应吧。


       但你还是要过嘴瘾:“王队是不是想我心疼我啊,想送我是借口吧。”


       然后王杰希就坦然又严肃地承认了:“当然,不过那是原因之一,不是借口。”


       你有点得意地笑了:“那就这样吧,我周末搬东西过来。”


       他在你额头上印了一个吻:“到时候我去帮你,睡觉吧。”


       灯关掉的瞬间,他听见你开玩笑:“我和王队同居了,要不要发个微博爆料?”


       “不用。”他干脆地拒绝了,“退役后直接晒结婚证。”


       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你和你妈妈说过我们的事吗?”


       “不需要。”你的口气变得生硬而冷淡,“你有房有车有钱,她有什么不同意。不早了,睡吧”说着转过身闭眼。


2.


       搬家相当于失火,这句话确实没错。光是清理不用的东西,你就觉得头皮发麻,王杰希时不时地问你这个要不要那个要不要的时候,你真恨不得有影分身可以回答。


       随手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有个盒子,已经落满了灰。


       王杰希把那个盒子拿了出来:“这个要不要?


       我怎么知道。你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响起。


       “xx?”见你久久不回应,他喊了喊你。


       “留着吧。”王杰希刚准备把盒子放进打包的物件堆里的时候,你又突然反悔了:“不,扔了。”


       然而在他准备伸手丢进垃圾桶的时候,你又单手拿住了盒子:“还是留着吧。”


       王杰希并不迟钝,看你茫然空白的神色,他轻轻地抱住你:“怎么了?”


       你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没什么。”


       王杰希看了你一眼,欲言又止。他本不是什么好奇心强的人,只是你骤然这样反常,又三缄其口,他不免疑惑。


       “你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把盒子放进了箱子里:“只要你说。”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② 


       那些以泪洗面,每天都在挣扎着,劝自己要活下去的日子,突然全部涌来。


       你拍拍他的手:“先收拾东西吧,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好。”


3.


       这个“以后”来得很快。


       你的作息和王杰希有点不同,通常他睡得比你早。估计他差不多入睡的时候,你拿出了那个盒子,翻阅过去的种种。


       泪如决堤。


       搬家的第一天夜里,王杰希是被推醒的。在他半梦半醒之间,他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摇动和抓紧,睁眼时,听见耳边压抑的泣音。


       他迅速清醒了,在摸索着起身的时候却被你按住:“别开灯,别开。”黑暗中你呜咽的声音很清晰,然后你靠在床头上,握住了他温暖干燥的手,再然后,你终于不再克制地痛哭。


       他从初醒中回神,坐起来靠着床头,略微收紧了握住你的手,问:“怎么了?”


       “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在家里我最喜欢待在厨房吗?”你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还偶尔吐词不清,但他还是都听懂了。


       “记得,当时有点意外。为什么?”


       “因为那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洗碗。”


        一个人。他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那是一个有锅碗瓢盆的碰撞却更显寂静的地方,没有指责,没有辱骂,也没有强迫,是暂时远离生活轨道的场所。


       “那个盒子里,是我以前的日记,还有遗书。”


        你感到扣住你的手微微一动,加了一分暗劲。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活下来的。”


       “有一次我想自杀,提前下了自习,走在路上的,我看见有几个高一的女孩子,走在路上,有说有笑,特别开心,还看见当时有只猫,在散步,那时候是春天,树都绿了。我就,放弃了。”


       你不知道王杰希听不听得懂,你就这样说下去,顺着无边无际的回忆,顺着情绪,毫无逻辑地展开叙述。


       那天你看她们肆意嘲笑,挥舞着手里的本子,老好人班长扶住你的肩膀,眼神闪躲:“你别介意,她们……闹着玩的。”


       你勉强的笑笑:“嗯。”


       “我不知道我能怎么办,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一场痛哭,让你上气不接下气。他还是没有多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给你拿来了纸,醒了醒鼻子,好让你没那么难受。


       他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地拍着你的背。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你渐渐平静了下来,此前空气里飘荡的啜泣声也逐渐消失。你觉得他握紧你的手松开了,只是刚哭过,嗓子还火辣辣地难受,你还没来得及问出口,他就已经推开了卧室的门。门打开的瞬间,你觉得客厅透进来的光亮得刺眼,不由自主地捂住了眼睛。


       隐约有窸窸窣窣的响声,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当一切又重归于黑暗时,你唇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先喝几口水,哭这么久,嗓子疼。”


       你根本没有要动的意思,于是王杰希就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抬高杯子,一点又一点的。举高了会呛到,放低了会喝不到,在黑暗中进行的喂水,魔术师完成得非常好,不疾不徐,表现可谓满分。


       杯子离开嘴唇时,你就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把脸埋到了他的胸膛,双手搂住王杰希,这黑暗中唯一的热源。


       “杰希。”你的声音被围困在他宽松的睡衣里,听起来闷闷的,“我以前怎么就那么好欺负。”


       “什么时候的事,是高中吗?”就这个姿势,他可以很方便地摸你柔软的发顶,安抚你。


       回想你那些可以脑补三万字回忆录的话,他心里某个很隐秘的地方重重地颤抖了一下。


       “不止。”你简短地回答,“明天你自己看吧。”


3.


       在星期天的清晨,你把那个盒子递给了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坐下。


       盒子里的东西比王杰希想象的更有年代感。发黄的纸张,日记本上幼稚的插图,还有几份协议书,好像是和手术有关的。


       他略一翻,有些惊讶。


       是祛除疤痕的手术。


       你左脸上原来有一道疤,说不上多显眼,但也确实是有碍观瞻。


       按照协议书的日期推算,那是你21岁的时候,也就是大三的时候。


       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


       几年的时间,足够让疤痕和手术痕迹全都消失,就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接着,他翻开了那本日记。


       第一页上写着:“那个本子没了,也不知道她们会拿去干什么。传了那么久,肯定没谁不知道我喜欢他了,估计也就是被扔了吧。”


       “换个新本子,是不是就有新生活了?”


        王杰希不合时宜地想起,自己为了微草放弃魔术师打法的时候,也有过类似挣扎的念头:改变自己的打法,是不是队友就能跟上自己?微草是不是就能胜利?


       其实不过是表面类似而已。


       他慢慢地翻阅着,从或大段或破碎的叙述中,逐渐拼凑出你初中的经历。


       大概就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你暗恋校草,写在日记本里,日记本却被人拿走四处宣扬嘲笑。


       如果看到这里,他还只是沉重,那么再往后就成了惊悚了。


       “我在等她们主动道歉,她们在等我自动消失。”


       “我能怎么办,我可以还手吗?”


       “凭什么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她们,不保护我?”


       “这也只是误伤吗?如果留了疤呢?”


       到后面就是重复率很高的消极念头了,一直翻到最后一页,都是如此。


       只有最后一句看起来好一些:“中考了,我终于可以走了。”


       日记只有这一本,大概是高中学习太紧张,没有时间写。不过盒子里还有一些散乱的明信片,你每一张都标注了日期,粗略一看,都是高中的。


       看来看去,还是没什么好话。


       “今天看了《这个杀手不太冷》,Mathilda和Leon第一次说的话好让人难过。”


       “Is life always so hard,or just when you are a child?”


       “Always.”


       “是吗?会一直这样艰难吗?那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读书就一定能熬出头吗?这样的日子到底有什么意义?”


       “人生实难,死如之何?”


       “我去写作业了。”


       每一张明信片的最后,都是这么一句,去写作业了。


       每一张。


       读书读得好,某种程度上确实能熬出头。至少你的分数能让你离开G市,去B市读大学。


       其实你从没离开过,王杰希知道的。旧事重提,你就又成了那个被围困在教室的小孩,被负面情绪击垮,觉得无处可逃。


       他不是没有承受过巨大的压力,只是并没有这样压抑。因为他承受的压力是为了微草,是因为想得到什么,而不是因为想摆脱什么。


       那些遗书他草草翻阅后,被折起来,放回原处。


4.


       凉凉的穿堂风长驱直入,贯穿了他的身体。


       快要正午了。窗外一片金灿灿的,没有任何角落可以逃离阳光普照,如果有,那也是无人问津的地方。


       眼前的王杰希,被柔和的光晕笼罩,不似真人。


       隔着漫长岁月,谁能知道,当初的人生这样惨烈。


       “看完了吗。”明明是问句,语调却没有任何上扬的趋势。


       不等他回答,你接口:“想不到吧。”


       这么多个夜晚,数不清的交流,都没能让他看出丝毫异样,说不惊讶,绝对不可能。


       他想起去年春假的时候,你拉他去拜过佛,他告诉你他许了两个愿,一个关于你,一个关于微草。你们手牵手去买水果买零食,你们人手一袋,另一只手牵着彼此。


       你站在阳台上打电话的时候,他会悄悄走进你,从身后环住你,用下巴蹭你的耳朵,看你的脸上晕染开笑意,不知今夕何夕。


       今夕何夕,有此良辰美景。


       谁能知道,隔着山河岁月,有这样惨淡的人生。


       你从不信心灵鸡汤那套“苦难是财富”的说辞,苦难就是苦难,苦难带来的思考才是财富。


       忘记冗长而煎熬的岁月,是最难的一件事,你一直都很努力,只是现在看来,又一次失败了。


        任由它日日夜夜盘踞在内心深处,你的表面依旧不动声色。


        你用力地扣上那个盒子,眼泪再一次滚落。


5.


          “杰希。”你用冰凉黏糊的手握住他的,“我想去整容。”


       “为什么?”他反握你的手,十指相扣,心里已有了猜测。


       “我还想改名。”


       他明白你的用意,伸手揽过你:“其实已经过去了,别怕。”


       你不想正面回应他这句: “以后总要公开的,别让我的事影响了你。”


       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你故作轻松地笑笑:“放心吧,不会整到亲妈不认的。我认识一个审美非常不错的医生,是我的大学同学,我可以先问问他该动哪里。”


       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你靠在他肩膀上喃喃自语:“谁又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不再有言语,只是用手覆在你的眼睛上,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


       岁月确实不饶人,时间不一定能让记忆消失,也有可能使其历久弥新。


6.


       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生活轨道有了小小的改变,却并没有影响到你们。虽然说从微草公关部辞职,你倒也不靠那些工资维持生计,有王杰希,你还是可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对于你的辞职,他也没什么反对的,反而对于你的新工作有些感兴趣:“怎么转战医院了?”


       “准确来说,是整形医院。”你吹了个口哨,“你有没有听说过审美潮流受社会影响?看看大家是什么审美,可以管中窥豹嘛。”


       他笑笑:“别人都不太理解为什么。”


       “有什么要紧?”


       他向你投来一个同道中人之间的会心一笑,表示明白。


       魔术师当然懂。


       会有顺应时势的改变,但也会有解封的时刻。


6.


       整形医院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无论男女都怀着想要更为完美的心情来到这里,有的满载欢喜而归,有的人失望不解,甚至有各种各样的官司。


       这里浓缩了一个社会。


       有迟暮美人想重返青春,或许是红颜弹指老,没有当初的美艳,似乎就很难拾起自信。


       有年轻姑娘想改变命运,或许摆脱了一张平凡的脸,就会有完全不同的人生。


       有失意青年,人生陷入低谷,一时之间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改变,就先从容貌开始。


       每一个项目,每一个诉求,都是一段故事。


       人的脸部是难以想象的精细,事故出现难免,面对被各种因素导致的失败打击到撕心裂肺的顾客,你也会有触动。


       每个期待改变的人,可以预约门诊,预约手术,但是没办法预约效果。尤其是面对偶发事件,医生也好,本人也好,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是不是就跌入无可挽回的深渊。


       在又一次面对医闹时,你的同学无奈地对你说:“有时候,再多努力没办法和运气对抗。”


       你想起第五赛季时,有人质疑微草夺冠不过是运气好,你当时写的一篇稿子让你一跃而起,成为公关部的部长。微草官博也用了。


       “天上会掉馅饼,也会掉陷阱。储备知识能够分辨两者的区别;锻炼能力能够及时躲避或接住;足够的财力与人力不仅能够在无法躲避陷阱的时候减小伤害,也可以在接到馅饼的时候吃得下去而不是被撑死。(注1)”


       “有心人寻找机会,无能者寻找理由。”


       任何一次成功,其实都是运气和努力相互作用的结果,所以你承认,上天并非完全不眷顾你。至少在王杰希身上,运气成分很多。


       想到王杰希,你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有些事情在慢慢清晰。


       你今天回去得格外晚,回去的路上,你百感交集。


       借着微弱的灯光,轻手轻脚地在玄关换鞋。这个时候王杰希肯定是睡了,他的睡眠向来浅,你打算今晚就睡书房,不去打扰他了。


       洗完澡后往书房走的路上,你被坐在客厅的王杰希吓一跳:“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昏暗的过夜灯灯光下,你看不清他的表情:“那你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这都十二点了。”


    


       王杰希大概是刚醒,声音还有点闷闷的,导致他和平时别无二致的口气听起来有责怪和不满的意味。


       “今天有人的手术失败了,麻烦挺多。”你轻声解释。


       “但是也太晚了,你去书房干什么?还要加班?”


       “不是加班,怕吵醒你。”身心俱疲一天还要和他周旋,你也有些不快。


       “所以你打算睡书房吗?”


       “是。”你顿了一下,“就算我是要去书房加班,这也是我的工作。我原来在微草的时候还有比这个更晚的。”


       难道我不在微草了你就不知道这样的工作多忙了?你心想。


       “好。”他起身走去了卧室,“快睡吧。”


       要不是太累,这样莫名的烦躁,你肯定睡不着。


7.


       “你看见她没?”你同学问你。


       “一天见这么多个人,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就是……xx啊。”她小心翼翼地报出那个名字。


       脑子里一闪而过她捏着你的脸、拿着刀片耀武扬威的画面,你手微微一颤:“看见了,怎么了?她找我?”


       “没什么。”她干巴巴地回了这么一句,随机又补充,“所以说这是报应,她活该。”


       你没有搭理这句话:“她预约的好像不是你吧。”


       “不是。”这个话题让她觉得尴尬,“我先出诊了。”


       “好。”


       其实你并没有问错,那个曾经给予你伤害的,当年的社会姐,确实是来找你的,当她出现在门口时,你几乎没有认出她来。


       她脸上有很明显的烫伤痕迹。


       你听见她开口喊你的名字。


       “请问有什么事吗?”你朗声道,手下敲击键盘不停。


       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之前不可一世的她已经被磨平了所有的棱角,你从没想过她会这样低声下气地和你说话:“以前的事……是我不对,之后你肯定也过得不好吧。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你道个歉,可能挺迟的,也没什么意义。”


       你本应该很高兴的不是吗?曾经她加诸在你身上的痛苦现在几倍地报应到了她自己的身上,你现在完全可以对她说一句“苍天饶过谁”,发泄你忍受了八年的痛苦,甚至扇她几个耳光,更极端一点,还可以利用你工作的便利,公之于众,让她也体会一下什么叫被群起而攻之。


       但是你没有。


   


      “我只想告诉你,我现在过得很好。”你看也没看她,“我大概再过几年就要结婚了,我很喜欢我的工作,你以前那么做的确给我惹了很多麻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那么对我。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希望手术成功。”


   “你走吧。”说着你就别过了头,不再看她。


       视线偏离的一瞬间,你瞥见了门边白大褂的衣角。


       过了一会儿,她果然踱步进门:“你预约的手术大概半个月后可以做了,你自己再看看,有没有要改的。”


       “有啊,当然有。”你划掉了很多,“我又不是想变成网红脸,这些都不要,还有……”


       她在你身边看着你改:“你确定?”


       “确定,你要觉得有问题再拿给别人看看。”


       我当然确定,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不需要别人引导我,我也知道。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有男朋友吗?我是说如果你有,你整容他会不会介意?”


       王杰希会介意吗?虽然说他没有反对,他同意和介意根本不是一回事吧?


       不过他介意又怎样呢?取消预约吗?


       都是那么说的,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做好自己最重要。


       但是你连王杰希的眼光也不在乎了吗?


       心乱如麻,你好像有点不敢面对一个事实。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8.


       你开始频繁地晚归,王杰希打电话给你,你也只是简短地回答问题。


       你不知道王杰希会怎么想,只是你又一次的把短信标记为“已读”的时候,你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当晚你难得地早归,比之前早了五个多小时。


       “今天这么早吗?”你进门就看见了那张寡淡的脸上的笑意,让你心下很是不安。


       “嗯。”


       他拉着你坐下聊天,心不在焉地应他几句后,他就敏锐地发现了:“你想说什么?”


       “我……”真正到了这一刻的时候,你突然就畅通无阻了,“我们分手吧。”


       你没敢看王杰希的表情:“为什么?”


       你顾左右而言他:“王杰希,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会爱你吗?”


       不等他回答,你望向落地窗外B市的夜景:“改变自己的风格去配合队友,选择并不是自己最习惯的方式,不是那么容易。这其实也就是在苛求自己。”


       “我是微草的队长,我有义务这么做,我也要承受一些代价,这个理所当然。”


       他逼近了你:“难道我现在不是这样了吗。”


       “不是,是我变了。王杰希,”


       你补了一句:“我是认真的。”


       “那至少给我一个理由。”王杰希向来沉静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缝。


       “因为……”


       “因为……”


       其实你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告诉他你原本爱上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自己灵魂需要的一个寄托。


       不再需要精神依附后,你对他很难界定是不是爱情的东西也就消失了。


       这一刻,你彻底推翻了之前相信的宿命论,命运并非纹丝不动,在跨越过重重关卡后,你终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9.


       王杰希,因为我已经把自己活成了曾经最渴望的你。


       谢谢你。


――――――


这个一定要点


①改编自《绝密档案》里的问答
②来自《当爱已成往事》歌词
③选自知乎问答,之后补原问链接


看评论我有几个问题想解释一下。1.我表达的爱情观只有一个:爱源于匮乏。我从来没有说女主做法是对爱情负责,把依赖当爱情本身就是不负责的。2.说这做法自私,确实,女主这样做太扎心了。但是到底怎样才是不再爱了最好的结果,除了分手我觉得没有别的了。3.她当初爱王杰希,是被自己渴望而匮乏的特质吸引,她沉湎在过去的痛苦中不可自拔,可以说她没有真正的爱上王杰希这个人。而等她走出来了,自己也拥有了这样的特质,就不再爱大眼爸爸了。5.我有毒,我承认。要糖找她们 @TrappedMonsterOSNE  @一支钗子  @小兔爱丽丝 


有毒的我发刀后就是这么个惬意的状态

评论

热度(144)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