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张新杰x你】大宝贝,小兔子

Glassy sky:

♧一个大甜饼,钗司联文第一弹


♧一觉醒来变成兔子,你也很绝望呀


♧震惊!奶活全队的霸图副队竟满足不了妻子?原因竟是……


♧ooc我的锅,欢迎指正和意见


本文姊妹篇张佳乐和他的小兔叽


一. 故事的开始


 


       张新杰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本来应该是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普通早晨,他睁眼时却没有看见你熟睡的脸庞。


       你会起得比他早吗?正常情况下,不可能。


       但今天似乎并不是正常的一天。


       半梦半醒地捏住了一个柔软、毛绒绒的东西,这种触感让他立刻惊醒:家里并没有养宠物。


       他把那个疑似不明生物的东西从被窝里提了出来,睡意彻底消失,望向你的眼神,好似要把你盯出一个洞。


      你被他捏着耳朵提起来,疼得乱踢,张新杰看你乱抖一气的样子,松开了手,你顿时跌落到还残留着他体温的床铺上,委屈地把头埋了下去。


       现在不能说话,该怎么和新杰解释一觉醒来变成了兔子这件事?


       张新杰也很乱,甚至想报警。


       “警察同志,我睡了一觉,发现自己妻子不见了,并且出现了一只不明不白的兔子。请问可以逮捕这只兔子吗?我怀疑是兔子劫持了她。”


       张新杰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越发觉得自己像个智障。暂时放弃报警念头的他揉了揉脸,开始重新审视你,或者说,从天而降的兔子。


       他倒也看不出你是什么品种,只知道你是白毛,而且体型很小。


       你和他对视着,大人瞪小兔。


       你灵机一动,后腿一抬就往前。张新杰眼睁睁地看着你一溜烟跑了,踩过厚厚的被子,跳到床头柜上,最后停在了他的笔记本电脑键盘旁,爪子往前一拍,按下了开机键,屏幕亮起,照亮了你一身雪白的毛。


       张新杰觉得自己今天只怕是起床方式不对,竟然看着一只兔子开了他的电脑。


       还输入了正确的密码。


       你没时间去看他难以置信的表情,用后腿艰难地拨动鼠标,光标移到了wps的位置后,你踩了踩左键,前爪在键盘上缓慢地移动着。
 
       “新杰,是我,xxx。”


       张新杰看着这行字陷入了沉默。


       你再次艰难地打出:饿,渴,冷。


       张新杰:“……”
 


二.关于喂食


       在今天早上之前,张新杰一直认为自己是迷信科学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唯物主义者。直到他在厨房里给你切萝卜,他才明白,有些事只能用玄学解释。


       你的体型已经小到了只有他一巴掌大,他只能尽力把胡萝卜切得小小的,防止你吞咽困难。


       饿得不行的你可怜巴巴地裹着一条小小的毛巾,怀里抱着体温计,看他不甚熟练的动作心里发出哀嚎:平时不让他拿刀的恶果怎么就报应到了自己的身上?
 
       张新杰好似知道你在想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做过饭,不太会切胡萝卜,你再等等。体温计拿稳了,不然会掉。”


       哼。你转过身,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伸手在你的耳朵上摸了一把,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到了你的进餐时间,在吞下冰凉胡萝卜的瞬间,你几欲流泪。


       为什么张新杰没有想到把这个拿到微波炉里热一下?还有没有人权,不是,兔权了?


       你真恨为什么自己不像人类一样有那么多表情,明明脸已经黑了,张新杰还浑然不觉,拿着小牙签把萝卜丁往你嘴里送,口气像哄小孩子吃饭的爸爸:“吃一点,不然会饿,对身体也不好。”


       你真想跳起来摇头用耳朵狂扇他眼镜说:身体?张新杰你是兽医吗?你知道我的胃和你们是不一样的吗?凭什么让我吃这么冷的东西?你算哪片姜?


       但是你的抗议他听不懂,你只能紧紧地闭上嘴巴,跑到微波炉旁边蹲着,眼巴巴看着张新杰。


       张新杰没有会意,走了几步,长臂一伸就把你带回来了。


       再次被迫咽下冷萝卜的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等我变回去了,就家暴你。


三. 关于交流


       张新杰看到屏幕上“胡萝卜冷”这行字的时候,眼神复杂。


        他奶活了全队,却养不好一只兔子。


       你恹恹地趴在电脑桌上,用屁股对着他,觉得有点难受。


       张新杰想摸摸你的小尾巴示好,刚一摸上去,你就激烈地跳了起来,往后猛退了好几步,回头警惕地看着他。张新杰不解其意,只好举起双手,表示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你瞪着圆圆的双眼,前爪在桌面上狠狠一拍:禽兽!居然摸我屁股!变成兔子了还跟我动手动脚!


       可惜张新杰听不到你内心的呼喊,就算听到了,他也不懂兔语。他思前想后,既然你刚刚吃了那么凉的胡萝卜,不如去给你倒一杯热水。根据刚刚体温计读取的数据,兔子和人类的正常体温相差大概2℃,那人类喝的热水,应该也在你的接受范围之内。


       人类喝的热水大概是60℃,家里好像没有小杯子能让你够到。不知道你现在还会不会用吸管?张新杰迈步离去,陷入沉思。


       这头的你看着张新杰离开的背影,心里更火大了:为什么?都不摸我几下安抚安抚我的?摸不到我屁股就走了?


       果然人兔殊途,无法交流。


四.关于安置


       躺在他给你临时搭建的小窝里,你沉沉地睡去了。


       这个临时的小窝也是来之不易,以张新杰的穿衣和家里的装修风格,想找到一块非常柔软又温暖的料子可谓难于上青天。他的衬衫、领带甚至是队服,都在你往上踩了几脚毫无表示后被淘汰了,最后还是他剪开了一个毛茸茸的枕套,才给你做出来了个简易小窝。


       你在窝里看周公,送你会周公的人在看你。


       张新杰觉得这样的事很让人头疼,毕竟时间一久,他没办法和别人交代你在哪里。要是说你就是这只兔子,他估计会因为精神失常上头条。现在看你毛茸茸的睡脸,他没有烦躁,反而有一种新奇的感觉,忍不住想抚摸,又怕把你吵醒。就这样,他伸到半空中的手虚抓了一把,然后又收回。


       他很少对这种游离在计划之外的事情不感到不适,因为他并不喜欢这种毫无防备就接受惊吓并且束手无策的感觉。只是此时此刻,看着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动物,他觉得这一切更像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你还是你,只是要换一种全新的方式相处而已。


       他笑了笑,边思索边在便签上记录:衣服、窝、兔粮、兔零食、玩具。


       不知道有没有兔子专用的发热设备。门前六出花飞的场景里,张新杰裹紧了围巾,向宠物店方向走去,自言自语道。


 


五.关于入睡


       睁开眼睛的时候,张新杰在你旁边坐着玩手机。


       其实也不是玩,他在整理兔子的生活习惯和饮食偏好,网上五花八门的养兔攻略让人眼花缭乱,筛选起来也是很头疼的一件事。


       你本想跳到他手上,又怕抓伤了他,就只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他被屏幕照亮的脸庞。


       “醒了?”张新杰余光瞥见你把脑袋从小被子里伸出来,房间里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他正想问你“怎么不说话”,猛然想起你已经不能和他交流了。


       你看见了他眼里转瞬即逝的黯然。


       他伸开手掌到你面前,你乖巧地踏了上去。在离开被子的瞬间你冷得抖了一下,耳朵都在晃动。张新杰看了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把小被子扯过来盖在你的身上,温暖的大手包裹住你:“走吧,去看看你的新家。”


       他说的“新家”是张很漂亮的小床,他边把你放进去边说:“我记得你上次说喜欢鹅黄色,是这个颜色吗?”


       你哪知道。说起这个真是难过,你现在只对绿蓝两色比较敏感,以前眼中那些清晰的影像也变得朦胧模糊了。不过兔子的视力也不是全无好处,比如你知道了拥有360°视角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四周景象尽收眼底。


       张新杰看你还是呆呆的样子,摸不准你在想什么,只好问你:“还想睡觉吗?”


       你点了点头。


       “那……困不困?”


       如果在平时你肯定会撒娇说一点也不困,要奶妈哄哄才能睡觉。但现在你做不到了,你只能翻个身,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眼前模糊的他。


       他懂你意思了。


       他一遍遍地、力道轻柔地抚摸着你,薄唇吐出并不温暖甜蜜的语句:


       “睡吧,你现在应该是成兔不是幼兔了,据说成兔会睡得更多一些。”


       “兔子总是白天休息晚上活动,以后我晚上开个小夜灯,你别乱跳摔伤了。”


       “你要是变成一只猫,我也许还不用一个人睡。”


       “你怎么这么小。”


       “我们语言不通,思维更不一样了,很无聊吗?要不要另外买一只来陪你?”


       “今天店员告诉我,你是荷兰侏儒兔。怕生,敏感,很友善,也很聪明。”


       “以前总吵着说要做小宝贝,现在成真了,开心吗。”


       “外面下雪了。”


       “我记得前年……”


六.关于电话


       他接起了电话:“好的,我明白了。”


       你蹲在他腿上,努力地昂头想看看他。张新杰的余光瞥见这一幕后,空气突然安静。


       张新杰突然笑了,边抚摸着你边说:“没事,查岗。”说完还真的把电话伸到你小小的耳朵边,“听吧,真的是队长。”


       你狠狠地在他腿上拍了一爪:听什么听!难道要我叫几声给韩文清听吗?


       电话那头的韩文清竟然还真的一本正经地说:“我是韩文清。”


       你是谁和我都没有关系好吗?我现在谁的电话都接不了啊!你愤愤地把脸别了过去,却还是被张新杰的食指拇指夹着捏来捏去。电话拿过去后,他的声音恢复了之前的严肃。


       要是可以,你现在一定会翻个白眼,骂张新杰配不上纯洁的牧师,就知道耍你玩。


       “好的,星期三的时候大概……唔!”原本平稳的语调骤变,韩文清在那头“嗯?”了一声。


       张新杰低头一看,你已经把头和前爪埋进了他的衣服下摆疯狂作乱,露在外面的半截身子和小短腿腿还在颤动。


       不知道那边的韩文清脑补了什么画面,他简短地答了一句“好”,张新杰就听见了“嘟嘟”的忙音。


       挂掉电话后的韩文清:“看来打得不是时候。”


七.关于看雪


       张新杰把你捧在掌心里,凝视着眼前的鹅毛大雪。


       今天早上你打字告诉他想去看雪,他犹豫了很久,还是答应了。


       无他,怕你冻病了。


       他和附近宠物店兽医站都做了预约,才带你出了门。


       你一直都很喜欢看雪,你原来问他哪里的雪最好看,他告诉你是在国家的最北。别人说在零下五十多度的地方,空气都被冻结成了白雾,吸到嘴里又凉又甜。


       他说过,等他退役了,就带你去根河或者雾凇岛看雪。


       片片雪花飞过,有的飘到你的鼻尖附近。你比人类剔透多了的眼珠,映出茫茫大地。你和他看过不止一场雪,但这是你第一次在张新杰温暖的掌心里,用和以前完全不同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


       你记得,你和张新杰回家过年的一个早晨,你和他站在公园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他穿着格子大衣,右手紧握你的左手。你说:“新杰,我听到有什么碎了。”


       “是冰。”他呼出的白雾飘散到干冷的空气中,“今天回暖。”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冬日,喧闹的声音好像都被皑皑白雪藏起来了,车水马龙的城市不似原来喧闹,只有天空照旧无边无垠,灰云压城。就像海螺会保存浪花的翻覆无常,你的耳中也始终留着Q市的雪落冰碎。


       那是和张新杰一起体会过的冬季。


       “好看吗?”他问你。


       你舔了舔他的掌心,以示回应。


       “我觉得还好。”他自言自语道,“初雪不大,而且颜色,都没有你白。”


        哪里啦,自己的毛怎么会比雪白。你轻轻地挠着他手心,好像在说:张新杰你骗人被我发现了哟。


       “等我退役了,带你去雾凇岛看雪,就是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你带上飞机。”


       就算带上了,可是我和你看到的雪也不一样了呀。你有点丧气。


       “但是你不能到雪地里去玩,不然很难找到你。”


       哦,知道啦。


       “如果你是只黑兔子……算了,也不可以。”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让我到雪地里玩嘛!你高高跳起,往下狠狠一砸。


八. 故事的结束


       “张新杰先生,早上好。”


       张新杰睁开眼睛,以为自己在梦里。


       “你的小兔子饿了,可不可以快点起床喂食?”


       睡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震动和惊喜,看见熟悉的面孔,他紧紧拥住你:“好,一分钟后就去。”


       “啊?为什么要等一分钟再去啊?”


       “让我先抱抱你。”


----------------------------------------------------


荷兰侏儒兔是长这个样子的啦



特别声明,此梗(你变成兔兔)只借给钗钗。

评论

热度(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