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魏琛x你】给魏叔叔的一张大纸条

Glassy sky:

♠既有第一人称也有第二人称视角
♠说大纸条是因为……小纸条写不下这么多
♠私设女主是到自家楼下点外卖给魏琛的,纸条包好了塞在外卖袋子里
♠有ooc请指正


亲爱的魏叔叔:


       当你从塑料袋里把这个掏出来的时候,你应该已经饿了。兴你猜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给你?明明有微信QQ和微博还能打电话。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皮一下啊(理直气壮),不可以吗?


       我知道你肯定会说当然可以,你都依我。


       可就算你什么都依我,我也还是觉得你特别特别坏。


       魏叔叔你是真的坏,每天都欺负我,最近还没有时间陪我,但是只要你不坏到欺负我又不娶我,那我就不告诉别人你的真面目了。


       别不承认!就说最近的一次①,我来兴欣找你,你说你在训练室,但是我进去后发现只有你一个人在里面。


       好过分,有人进来了你还不松手,我没脸见人了!(气哭)


       我随口一说还能说出好多。比如你骗我(跟我说了马上睡觉可还是通宵了),不爱我(我问你我和叶修灵魂互换你必须捅死一个才能换回来的话那你捅谁你居然回答不出来),恐吓我(说不吃饭就不让我睡觉)。


       不要跟我争!你知道的,我永远都是对的!


       虽然你那么坏,作为被大叔拐骗的无知少女,我也还是很喜欢你呀。和你在一起,不管干什么,我都很喜欢。


       喜欢你回家的时候,我给你开门,扑到你身上让你抱住,然后亲亲我的额头,说一句“欢迎魏叔叔回家”。(当然,如果你敢说我重了那你就没命去拿冠军了)


       喜欢你跟我一起躺在沙发上,趁你给我剥瓜子的时候偷偷拿走你的烟又被你发现,然后跟我说不交出来就打我屁股。


       喜欢你捏捏我脸说你要出门了,让我在家里好好的,我点头,你跟我说“乖”。


       魏叔叔,你的大宝贝很喜欢跟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你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所以你今晚要不要回来吃个饭呀。


       最后问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张大纸条了吗?


      


以下是①处提到的故事出处


      进了训练室,你才觉得有些怪异: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呢?


      魏琛看你有些茫然的样子,抿了抿嘴向你招手:“过来啊。”


      你向他快步走过去,像是怕他那只一直没有放下的手在半空中举累了似的。午后的阳光明亮又温暖,魏琛微微颤动的睫毛下有一小片阴影,看起来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


      搭上他的一瞬间,他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大掌包裹着你相比之下纤细许多的手。比你稍高的体温笼罩了指尖,你垂下眼睛去看以极小幅度在运动着的眼珠,和上扬的嘴角。


      “怎么只有你一个啊?”你晃晃他的手。


      他没有回答你:“吃午饭了吗?”


      你点头:“嗯,叫我来干嘛。”


      闻言他松开了你的手,在你疑惑的瞬间站起来,双手环抱住你的腰身,把你抱上了电脑桌,垂首和你额头相抵。


      “到底要干嘛……”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做错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一点底气也没有。


      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只有以吻封缄。


      魏琛右手按住你的后脑勺不让你躲,左手箍住你的腰,嘴上的动作却很轻柔,一点点地含住唇瓣吮吸,舌头慢慢撬开你的牙关,伸进去兴风作浪。


      如果在家,即使是比这更突如其来的亲吻,你也会很快投入其中给予他回应,沉溺于此不闻他事。


      可这是在训练室啊!随时都会有人来的训练室啊!


      你用手拍打他的胸膛,示意他赶快停下来,魏琛却松开了你的腰,把你作乱的手按了下去,十指相扣地按回原位,比之前搂得还要紧。一副什么也不想听你说的样子。


      离开你的唇后,他又转战到额头,一点点地往下,蜻蜓点水地吻着。终于掌握话语权的你,蹬腿轻踢他,吐出的词句断断续续的:“你,你到底要干嘛!这是,这是训练室啊!被人看到了怎么……唔!”


      把你还未说出口的话咽下,魏琛几乎是咬着你耳朵,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不会有人的。”


      “不行!”你语气急得像是快哭了,眼睛也有些红,不知道是急的还是什么。


      “这么大反应?在这很有感觉?”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他松开了你的手,从上衣下摆摸了进去,接触到你腰身高热又细腻的皮肤时,轻喘了一口。


      “别这样……”不用照镜子你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肯定红得要滴血,如他所言,头脑兴奋得不行,恐惧和羞耻心却还是驱使着你负隅顽抗。


      不只是你,魏琛也是的,他本来只是想亲一下你,却被你这样紧张又害羞的神态撩到忘我,只知道遵循本能去触碰你,亲吻你,甚至是——


      “信不信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不行!听到这话你瞬间炸了毛,只想一脚踹开这个老流氓:“不信!”


      “是吗?”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向下半身冲,想也不想地就做了下一步动作,惹得你惊呼一声。


      本来他的膝盖在你的两膝盖之间,现在你明显感觉到腰身一凉,刚刚已经摸到你肋骨的手按在了膝盖处,往外拉开的动作吓得你呼吸一滞,你正要开口说什么,开门声让你猛地一下推开了他。


      魏琛并没有被推远,基本上还站在原地,若无其事地望向门口,然后看着莫凡面无表情地走到了离自己不太近的地方,拿走了一部手机。


      “啧。”他有些不满,手机偏偏掉在这里。


      你慌得不行,只想赶紧从桌子上下来,却被眼疾手快的魏琛看到,按住了膝盖动弹不得。


      门再度关上的时候,你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闭眼松了口气。一想到不知道莫凡看到了些什么,你就心烦意乱,竟然有些矫情地泪光闪闪。


      魏琛转头看见后,有些慌了,轻手轻脚地抱你下来,低头吻在眼角,生怕泪水夺眶而出似的:“别哭啊,是我不好。”


      “我才没哭呢,”你半是赌气半是撒娇地捶了他一下,“你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他略硬的胡茬蹭过你的脸颊,“为什么叫你来?”


      “嗯。”你靠在他怀里,闷闷地应了一声。


      “还能有什么,最近太忙没见过面,很想你,真的。今天你说要到附近玩,就想让你过来一下。”


      “哼,现在见过了,不想了?”


      魏琛一愣,故作凶狠地拍了一下你的屁股:“又皮,看今晚回去怎么收拾你。”


      这就皮了?你仰头,挑衅地看着他:“我还能更皮。”


      魏琛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被你手上的动作逼成了“嘶”这么个语气词。


      你无辜眨眨眼,隔着裤子揉捏他已经起了反应的地方,嘴上边说:“那我回家了哦,魏叔叔。”

评论

热度(139)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