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情人节贺文 白起x你】论如何应付喝醉的人

Glassy sky:

♧短小,最近真的好多事
♧在此感谢广大催更群众,我说到做到情人节会更
♧并不好吃,最近脑洞枯竭,我也不知道我这写的到底是什么垃圾玩意
♧我爱学长,祈求出此生眷恋


——————————————————
据说初醉吐真言,大醉说胡话。


而你现在的状态,可能更偏向后者。


“一杯倒”这个词形容你再合适不过了,偏偏你在刚才的年会上一时兴奋,就忘了自己的酒量,一口气喝完了整整几大杯啤酒。好在晕眩的感觉初现时你立刻打开了手机,给行动力max的男友发了一条短信,安全到家。没出丑,没惹事,也没发疯,就是脚步比较虚浮,可以说酒品还算不错。


当然,也并没有昏昏沉沉地睡过去那么省事,喝醉之后你的话比平时多了一倍,而且还特别不可理喻,从白起把你放在柔软的床铺上开始,你就没有消停过。


你向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说什么也不让他走,还一边在胡言乱语。白起摸了摸你发烫的脸颊,想着还是要给你醒醒酒才好。


白起对帮人醒酒没什么经验,他没有那样相处时分外热络的朋友,更不轻易出现在推杯换盏的场合,认识他的人无不觉得白警官不近人情,再加上关于他身世的猜测总是在茶余饭后被添油加醋地一传再传,在别人的眼里,白起可能是只知道醉生梦死的官(我觉得)二(会被)代(和谐诶),可能是失意落魄的公子哥,也可能是冷淡古怪的小jing(不行我觉得这个打出来一定会被和谐)察,唯独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学长。


搜了一下醒酒汤的做法,他便想起身,奈何你还是牢牢抱着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喃喃着:“干,干嘛啊……回来,到现在都……不理我,你生气了?”


“有一点。”


“为,为什么啊……”你竭力睁大眼睛看着他。


“酒量差就不要喝酒了,”他揉了揉你细软的秀发,有些严肃口吻里夹着叹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没,没呀,”你勉强撑住眼皮,“悦悦她们,和我在一起呢。”


可在总觉得情敌无处不在的恋语市第一醋王白起的眼里,他不在你身边,就等于你是孤身一人。


酒精没有完全麻痹你的大脑,你清楚在这方面白起是多么敏感,赶紧向他保证:“我,我以后绝对不会,不会喝酒了,你放心。”


白起“嗯”了一句,看不出到底彻底放下心没有。


应该是没有的,对你,他永远没办法完全放心。总怕你被人抢走,总怕你碰上意外,总怕你病痛缠身,虽然生老病死都无法避免,而且人生实难,但他总希望你例外一点,做个命运的宠儿,不要经历太多风雨。


有时真是恨不能一夜白发,快点达成“白头偕老”这一成就。


见他脸色还没有好转,你抱着他黏糊糊地撒娇:“你,你不要不高兴嘛,你不高兴,我也不高兴。”


听到这话他不禁失笑:“那我现在高兴,可以吗?”


“当,当然可以啦。”你傻笑着,把脸颊埋在他的颈窝处,又开始颠三倒四地说话,“学长,你亲我一下好不好呀。”


白起被你这想一出是一出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他顿住的表情,你轻轻捶了他胸口一拳:“不亲我……不爱我……”


他立刻低头在你脸颊上落下一吻:“别瞎说。”


脸上传来的触感温热轻柔,你露出奸计得逞的坏笑:“学长这么好骗呀。”


“你骗我什么了?”


“骗你,亲我一下,嘿嘿。”


“这个不需要骗,直接说就可以了。”


“这么有求必应呀。”你揉了揉眼睛,原本因为醉酒而发红的眼角瞬间更红,而且隐约还有了泪意,“可是你平时好像不这样哦。”


理解醉了的人说话可真难,白起思考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不就是说他对别人不这样么。


“这不一样。”他把你抱到腿上坐着,气音飘进耳朵,听得人全身发麻。


“有,有什么不一样啊。”


“明知故问。”


“不知道!你不说我不知道!”


真拿你没办法啊,白起调整了一下你的坐姿,手掌抚过你凉凉的膝盖,声音倏而低了下去:“你和他们一直都不一样。”


冷意刺激着温暖宽厚的手掌,他不禁皱眉问:“天气还冷,怎么穿这么少?”


“啊,年会嘛……那个,啊,你知道的。”你瞬间心虚,企图蒙混过关。


“我只知道这个天气不应该只穿这么一点。”这时候的白起分外难糊弄,一板一眼比教导主任还要严肃。


“知道了。”你小声答应着,手抚上刚刚他暖过的膝盖,兀自出神。直到睡意来袭,你才努力睁眼,从他身上滑下去:“我去洗漱了。”


卫生间里。


“帮我……拿一下洗面奶。”


不折不扣的钢铁直男白起看到台上那么多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不免茫然:“哪一个?”


“洗面奶都认不出来,学长你是不是傻。”你用力地甩甩头,不再寄希望于他,睁着迷离的眼睛,一下就拿到了手上。


用完后你把它放回原位,刚放下的时候发现白起又重新拿起来了,你不由得奇怪:“学长你干嘛?”


“记一下名字。”


你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分很多种类的,你肯定记不全。”


“我尽力。”看他认真的样子,你还真不敢随便否认这句话的真实性。


“学长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你把脸埋在温热松软的毛巾里,水汽缓缓冒出,渗进肌肤,让人放松不少。


白起一直在你身后扶着你,边接话边思索:“情人节,你想怎么过?”


“看电影?”


“我去看看明天排了什么片。”


“还想坐摩天轮。”


“好的。”


“我早上要睡懒觉。”


“等会儿帮你关闹钟。”


“还想去寺庙……我想许几个愿,还想求个平安符给你。啊不过要爬山好累哦,那就不能穿高跟鞋……”


自顾自地说了一堆,你才发现白起一个要求都没有提,后知后觉地停下来,他问道:“怎么了?”


“你没有想法吗。”


他其实想说,没有想法,只有要求。


只要和你,仅此而已。


但他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都可以。”


洗漱并没有让你清醒多少,反而给了你身体可以开始休息的明示。慢悠悠地回到卧室,你一躺上床就睡着了,而后进来的白起看见床褥有些凌乱,放轻了脚步,走到你身边,帮你掖好被子,唇角不自觉地向上。


高中时代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儿,现在和他同床共枕,一起迎接明天,一个空气中都似乎漂浮着粉红泡泡的节日。


看着你毫无防备的乖巧睡颜,他忍不住用手指轻抚你尚有红晕的脸颊,从颧骨到唇角,手势轻柔得像在抚摸什么易碎的珍宝。


清浅的呼吸拍在他的手背上,白起突然想起一句烂大街的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一心人他已经得到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和你一起度过平凡又温暖的匆匆数十年,在白发苍苍的时候,还能一起看清凉秋风裹挟着的银杏叶,缓缓飘落在街道上。

评论

热度(263)

  1. Glassy skyGlassy sk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