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钗子全球后援会

删文日常等存档
主博IDgalssysky0308
【我陷入盲目狂恋的宽容】

【韩文清x你】爱会让人受尽折磨

Glassy sky:

♧给 @TrappedMonsterOSNE 的生贺, 红猫猫生日快乐呀


♧老天爷根本就不赏饭给我吃……这个老韩无敌ooc,文字也很贫瘠很辣鸡,呜呜呜老韩真好,可是我吹不出来


♧一个解开误会的小事,he(大过年的发刀我不太好意思)


♧在墙头凝视老韩,蜈蚣盖好像又多了一条腿


♧委屈求全地故作贴心是最难受的事情了,一定不要这样做,因为会承受不起,而且也痛得要命。






即使韩文清不是什么细心的人,也发现你的心不在焉了。


 


“你怎么了?”韩文清锁紧了眉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下来,繁琐的战队事务已经让他忙了一天,但他不想向你释放负能。


 


“没什么。”你口不应心地答道,只觉得自己夹的是一筷子又一筷子的蜡,索然无味。


 


张新杰说过,女孩子说没事,绝对是有大事。


 


韩文清再怎么样,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正当他斟酌用词该如何再度开口时,你就放下了筷子:“刚刚我妈叫我回去一趟,今晚你自己回去吧。”


 


你不想提及“回家”二字,因为那并不是你们的家,只是韩文清为方便买下的住所,而你正好和他同居而已。


 


你的语气算不上多冷淡,但也没有什么热情,就像同事之间在探讨工作,一板一眼,平铺直叙。


 


可你们明明是情侣,不是同事。


 


“我先送你回去。”他说着就立刻放下了筷子,抽出纸巾,边擦嘴边站起身来准备去结账。


 


你知道,以他的性格是不可能让你自己在天黑的时候独自出行的,但规律是规律,并不能支配你现在的行为,你就是不想让他送,甚至不想看到他那张严肃的面孔。


 


于是在他想牵着你的手拉你起来时,你甩开了。


 


甩开的瞬间你就后悔了:这个举动看起来并不像是生气,反而像个委屈的小姑娘在撒娇。


 


觉察到这点后,你的表情变了又变,让一旁的韩文清不明所以,只得重复刚刚的动作,不同于上回,这次你不动声色地避开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不麻烦你了。”


 


“不行,”不出你所料,韩文清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不安全,万一出事呢。”


 


“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这话你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他听。


 


“别闹了。”疲惫感再度袭来,他揉了揉眉心,实在没有多少耐心继续和你兜圈子,只想先回去再说。


 


闻言,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张口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终于在走到店门口的时候,你轻声对他说:“没关系的,你早点休息。”然后钻进了停下的出租车,迅速关好了车门。车飞驰而过前,你的余光瞥见他向你这个方向走了两步却又止住,尽管隔着墨镜和口罩,你也好像体会到了他错愕的神情。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


 


你并没有对他说实话,其实你母亲根本不在家。


 


那又怎么样呢?他也没对你说实话。大概半个月之前,你问他那个技术部新来的小姑娘是谁的时候,他也说不认识。


 


可是她明明每天中午都会在训练室门口偶遇韩文清,时而不时地在食堂碰到,也曾交谈过两个小时,如果说谈话内容仅仅是工作,那谈完后为什么她脸颊那么红,是腮红吗?没有人会打得这么重吧。


 


韩文清并不知道你的朋友也在技术部工作,这些他以为你不知道的你其实都一清二楚,更不可能知道你若无其事地自我折磨了多久。在很多个似静又非静的夜晚,你曾听着枕边他的清浅呼吸,陷入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心里的不安、疑惑、冲动层层累积,却又被活生生地压了下去。粗心如他,只知道你最近起得迟,却没有想到也许是因为睡得晚。即使想到了,也不会明白你为什么辗转难眠。


 


谁都知道韩文清是个钢铁直男,但他们很多人都不能切身体会,无法对你握着一块有棱有角的钢铁的生活感同身受。


 


你不是疑神疑鬼的人,只是接二连三的刺激实在让你无法冷静。


 


那天韩文清在洗澡,他的手机响了,是QQ的提示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他的私人生活是真的乏味,不便公之于众的东西全部都是与你相关,你也从不会去翻他手机,只是很多事都是基于巧合而发生。比如那是QQ不是微信,锁屏状态下依然显示了内容:一个颜文字;比如那时候你刚好看完一集,下一集在缓冲,你就回头看了看屏幕;比如那时候手机正好不在韩文清手上。


 


想起之前朋友的叙述,你犹豫着摁开了锁屏。


 


指纹存了你的,锁屏密码是你的生日,这你都知道。当时在存的时候,你还笑着推他说没有必要,他应该有自己的空间,结果被他不容置疑地把手指按了上去:“我本来就没什么需要瞒着你的。”


 


当时让人感动的语句,在你点进对话框后显得那么讽刺。


 


下拉,没有任何显示内容;找聊天记录,只有一个颜文字,和刚刚发来的一句“我记住啦”;而且她的头像也是格外眼熟——大漠孤烟。


 


会有人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吗?还是说韩文清删掉了聊天记录?


你不愿也不能再想下去了,浴室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已经传进了耳朵。


 


韩文清并不知道此时你心里掀起了什么样的惊涛骇浪,看见你低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轻轻抬了抬你的下巴:“别这样看,脖子酸。”


 


被触碰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僵硬,又很快恢复了。你竭力稳定心神,甚至挤出了一个微笑,不停地在心里说不可以怀疑文清,他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


 


对啊,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优质单身青年。


 


不公开的原因你都理解,都接受,他说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何况他除了有点不解风情,有点粗心,确实那么一个认真又专一的人,曾经也给了你足够的安全感,让你完全不介怀和他共同出行需要小心翼翼,和即使看到他胜利也要抑制立刻给他一个拥抱的冲动,诸如此类你都不放在心上。


 


但那是以前,现在,你不知道了。


 


他开始隐瞒你了,甚至是欺骗你了。他手机里有了要删掉聊天记录的人,嘴里有了只对你说的谎话,也许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今天又在俱乐部门口目击到那个女孩子兴高采烈地把他送到门口,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她的快乐,还有依依不舍地跟韩文清告别时,流露出的撒娇意味。


 


同样是女孩子,再懂不过了。


 


本来就该直接去约好的地方的,非要来这里找他干什么,自作自受。你不由得自嘲。


 


回到开头那一幕。


 


甩开他手的举动好像很突然,其实是这些日子逐步积累而来。那一刻,之前所有被强行压下的负面情绪通通爆发出来,像一堆炸药紧紧地挤着,互相摩擦,终于到了那么一个临界的温度,全部点燃。


 


你忍不下去了,装不了了。眼里的热意似乎要喷发出来,尽管你紧紧地闭着双眼也拦不住似的。


 


这时,出租车停下了,你到了。


 


付完钱后背对司机的瞬间,你的眼泪像决堤般流了下来。


 


与此同时,韩文清在家里,感到颇为头痛。


 


工作繁琐,私生活也烦心,刚刚你那一甩真把他甩懵了,认识以来你从没这样过,偶尔的几次还是撒娇。


韩文清仔细回想了一下,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今天开会的时候没有接你电话,但是给你回了短信说现在不方便接;约好的晚饭没有迟到更没有失约;也没有一不小心就凶了你——你以前总说他对你太严肃,交流起来像战队训话似的,所以韩文清硬是逼着自己看见你就换个说话的方式。


 


有这么一种说法,照顾别人的情绪是最累的,因为你就算没有做错什么,只要对方不高兴,你就会觉得自己做错了,这日子过得跟解数学题似的,基本靠猜。


 


而且女性又是整个地球上最难揣测的动物,生气的理由写出来比五本牛津累在一起还厚,哦不对,女孩子,尤其是女朋友生气需要理由?而且张口就能出一道比“我和你妈掉水里你救谁”要恐怖多了的送命题,哪里猜得透?


 


不要再说什么女人心海底针了,海底探测还有仪器能用,猜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完全瞎蒙。


 


何况韩文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钢铁直男,关于女朋友突然不理自己该怎么办是摸不着头脑的。


 


思来想去,他打开了手机,先问你到家没有比较重要。


 


你秒回:已经到了


 


这么干脆利落的回复,让他没法接。


 


想了想他还是问了句他觉得没什么用的废话:今天不高兴吗?怎么了?


 


何止是今天不高兴,不高兴很久了。而且不只是不高兴而已,那个词太轻飘飘了,无法形容这段像磨刀的日子,你就是那块磨刀石。


 


“没什么。”


 


又是这么一句。


 


韩文清是个很认真的人,也很较真,但这个特点并不是在任何时刻都是buff。比如现在这个情况,一板一眼地问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甩开他手也不让自己送你回家,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看起来就像个debuff。


 


怀着“你自己心里难道没点13数”的想法,你再一次否认了。


 


这个真的让韩文清像憋了一团火,你不高兴的原因明显是和自己有关的,但是反反复复地问,你也不给一个正面回答,不知道是在逃避什么。


 


他不觉得逃避可以解决什么。


 


“到底”


 


他这次问号都不打,隔着屏幕你也知道他的神情是什么样的了,肯定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随时随地要开口训话似的。


 


只是他凭什么训你呢?想到之前的种种,你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你打字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你删聊天记录干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韩文清明白了。


 


他不觉得这样的事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要是你在他身边……算了,不在,他只能打电话。


 


你隐隐约约感觉到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就从这一通片刻不迟的电话来看,他好像很想跟你解释什么。


 


但是真的接听后你又后悔了,那边静了好一会儿,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别哭。”


 


偏偏你还带着哭腔说:“我没有。”


 


有点可笑,就像一个俘虏维持着自己最后一点尊严一样,你就是不肯承认你哭了,虽然真的很委屈,也很伤心。


 


“对不起。”一句道歉后,就只能听到滋拉作响的电流声。


 


只是这么一句对不起吗?


 


用力攥紧衣角的手指已经泛白,这一句等同承认的道歉让你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曾经被捧在手心里的幸福感慢慢分崩离析,就像空中漂浮的彩色泡沫终于落地。


 


那边心如乱麻的韩文清终于再度开口:“你听我解释。”


 


“不,改天再说,我困了。”你不想听,至少此时此刻是的,你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电话被挂断的瞬间,韩文清就毫不犹豫地拿起外套和墨镜出了门。


 


在你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发呆时,敲门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


 


你知道是他,却不知出于何种心态,腿像灌了铅似的走不动。


 


那头的韩文清直接把这个理解为你生大气了,门都不想给你开,却也只能耐着性子继续敲门,声音越来越响,隔着门越发感受到他的急躁。


 


敲门声并没有持续多久,你就反应过来去给他开门了——你知道他的手很重要,不能受一点伤。


门开的瞬间,韩文清把刚到嘴边的所有话都咽了下去,变成了一句“你别哭”,语气干涩又心疼。


 


这是他今晚第二遍说这句话了吧?你也一如第一次回答:“我没有。”


 


他宽厚温暖的大手抚上你的脸颊,轻柔地拭去泪水,有些手足无措:“别哭……听我解释好吗?我不是很会安慰人,我知道你很生气……先听我说好吗?”


 


其实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小事,无非就是对方有意于他,他明确回绝过也没有用。面对女孩子,他不能说得太过,至于隐瞒你,无非就是怕你多心。


 


听完他简短的叙述后,你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多少。


 


你把脸埋在掌心里,压抑着喉间的痛楚,沉闷的哭腔从指缝里泄出:“你骗我。”


 


“是。”韩文清闭上了眼睛,那个字从自己的嘴里挤出来,真的未免太艰难。


 


“你食言了。”


 


他当然知道你是指什么,只是自己并不擅长辩解,更何况你不过是说出了一个事实。


 


“你还不走吗?”再度睁眼竟觉得平常温馨的灯光会刺得人双目疼痛,“你已经解释完了。”


 


“解释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要拿我的错误惩罚你自己。”


 


那些在不安中度过的日子,从未在记忆里消失过。互相信任的时候有多幸福,拆穿谎言的时候就有多心灰意冷。


 


从头到尾,最让人痛苦的都不是那个他出轨与否的问题。你曾一次又一次地压下那些让你膈应的事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他很忙,不想给他添麻烦。但最让人委屈的是,这样的体贴并没有作用,想瞒着你的,他还是一件不留地瞒住了。骗就骗吧,可当初明明说过不会发生这种事。


 


你是缺乏安全感吗?或许是吧,体贴他,不吵不闹,懂事乖巧,你怕作多了他就烦了。


 


“韩文清。”你叫他。


 


“我在。”


 


“韩文清。”


 


“对不起。”


 


“你除了会说对不起你还会说什么。”


 


“你还会相信我吗?”


 


“我不知道,”你苦涩地笑了,“我想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等你睡着了我再走。”看着你起身去卫生间洗漱,韩文清走进了你的卧室。


 


 


 


 


 


意料之中地,你根本睡不着。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翻身后,韩文清终于开口戳穿了你:“不想睡吗。”


 


简直就是明知故问……你把头埋进被子里,闷闷地“嗯”了一声。


 


“那……要不要我给你讲故事?”


 


韩文清讲睡前故事……你真想象不出来,本来想调侃他几句,但之前的情绪还在心里发酵着,良久,你才说了一句:“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韩文清并不想就这个和你讨论什么,只是低沉缓慢地开口:


 


“小熊问长颈鹿,为什么那只兔子不自己走,要坐在你身上呢。”


 


“长颈鹿说,因为小兔子的脚受伤了,不能跑,也不能走,所以我这几个月送她回家。”


 


“小熊若有所思,说你真好呀。”


 


“后来呢?”你忍不住出声问。


 


“后来……第二天,森林里发生了大火,是从长颈鹿家附近那一带开始的,可那时候长颈鹿睡着了,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


 


“别说长颈鹿被烧死了,不然我打你。”大晚上的本来就不高兴,一听be更难受了,还怎么睡觉?


 


“长颈鹿还是逃过了一劫,因为小兔子在远处看见火光的时候,就冲过去找他了。小兔子跑得很快,据说只比猎豹慢一点点。”


 


“这样的呀……”你无端地有些鼻酸,依旧嘴硬:“无聊。”


 


“不喜欢吗?那我换一个?”果然他不适合这样,再温暖的故事也能被自己讲得干瘪又无趣。韩文清心想。


 


“小兔子很坏。”你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牢牢地盯着他,酸胀的眼睛重新被泪膜厚厚地包裹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这倒是让他觉得很意外。


 


“他骗人。”


 


“小兔子很爱长颈鹿,”幸亏是这个故事,不然那些肉麻的字眼根本说不了这么流畅和顺口,“他以后再也不会骗长颈鹿了。”


 


说着说着,韩文清笑了。


 


“你笑什么?”


 


“因为你刚才笑了。”还有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出口,就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画风突变得脑残粉都不敢认。


 


“你是在哄我吗?”


 


“我是说实话,”他的神情是难得的温柔,“如果你觉得那是在哄你,我可以多说几遍。”


 


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下来,你暗恨自己没出息,几句话就这样溃不成军。


 


逃兵似的下床,你边跑边说:“我去洗个脸。”话音刚落,你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温热的毛巾紧贴双眼,吸干了咸涩的泪水。正当你沉浸在那一丝丝水汽带来的温暖时,你感到自己从背后被人环抱,却并不是多紧,仿佛怕再用点力就让你疼了一样。


 


“你干嘛呀。”


 


眼前的毛巾被拿下来,那块皮肤瞬间感到凉飕飕的,韩文清看向镜子里你红肿的双眼,轻声说道:“回床上躺着热敷一下,眼睛肿了。”


 


“那还不是都怪你。”你赶紧低头,不想看见自己那双像桃子一样的眼睛。


 


“对,都怪我,”他的叹息像冬夜的寒风一样沉重,“可以原谅我吗?”


 


“下不为例。”


 


“一定。”他吻吻你的脸颊,随即把你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睡觉吧。”


 


有人曾说,爱让人失落让人虚弱让人受尽折磨,或许这就是命运赠予你爱情时需要你支付的代价。但同时,对方也会痛你所痛,想你所想,也许,尽管爱情让人患得患失甚至是失去自我,却依然值得拥有的原因就在此吧。


————————————————————
后排追加提醒,如果两个人之间有了疑似误会的东西一定要问个明白呀,不然不是误会的东西也会慢慢变成误会和旧账的。

评论

热度(450)